AKP健食天

目录

躺平慵懒贪食系列 /布拉德·马歇尔 / 2021 年 6 月 23 日

Hap MD问我是否对‎奥萨博‎‎猪有何看法。‎奥萨博‎‎猪很有意思,是人类以外唯一会有自发心脏病发作的动物之一(唯一的?)。 奥萨博‎‎猪是16 世纪在美国乔治亚州海岸附近的奥萨博‎‎岛上丢弃的西班牙猪的后裔,发展出侏儒症,是局限于岛屿的大型哺乳动物的典型特征,以及“节俭表型”——以有限的热量保持脂肪量的能力。

已知的使奥萨博‎‎猪易患代谢综合征的遗传适应性之一是其 AMPK 基因的突变,该突变会影响奥萨博‎‎猪的脂肪和碳水代谢。1 AMPK 是瘦素信号传导的关键部分

猪也是研究人类新陈代谢的一种很好的模型动物。猪是杂食性单胃动物,消化道和器官大小与人类相似。与经常用于代谢研究的小鼠不同,猪的棕色脂肪组织量相对较少,就像人类一样。棕色脂肪组织具有非常高的代谢率,是啮齿动物肥胖模型的混扰因素。

另外,我花了 15 年的时间饲养放牧的猪,所以我想我对猪的了解多一些!我一直想再次浏览猪的研究,因为我知道猪是一个有趣的模型。这是我自己需要做的借口。

v2-93bd7369351824c95f816dec509f7b2f_b.jpg

总结 FIAB 概念的喂养试验

我很快偶然发现了一个研究 2,巧妙地展示了我在博客中讨论的大多数概念,可能是所能找到的最接近肥胖易感人类的生物模型。

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喂养试验。他们给三组成长中的小猪喂食不同的饮食 8 周,然后测量发生的情况。对于这种试验来说,这是一个相当短的持续时间,但他们通过给一组猪喂食大量普通大豆油,设法使小猪完全躺平。

另一组食用含有较少α-亚麻酸( ALA )的改良大豆油。 ALA是植物中最常见的omega-3脂肪,比亚油酸更不饱和。我们知道omega-3会导致躺平,因为熊和鲑鱼是这样。 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激活 PPAR伽马的主要是亚油酸的氧化代谢物 ( OXLAMS )。在 8 周的试验中,很难理解亚油酸氧化成OXLAMS的动力学。根据该论文,ALA “在稳定条件下氧化速度是亚油酸[C18:2(n-6)] 的两倍”。引入ALA可确保有足够的氧化普发在短时间内激活 PPAR伽马。

作者移去ALA的逻辑 与PPAR伽马无关,原因被扭曲了,就像是:肥胖是一种炎症疾病。 多不饱和脂肪酸减少炎症,但会氧化,这很糟糕,所以移去了omega-3 多不饱和脂肪酸,因为更容易氧化。尽管它具有最有效的抗炎活性。对了吗?

这个实验

研究中需要注意的事项:

持续时间很短,只有8周

这些是快速生长的仔猪,因此代谢率很高,因此旧脂肪储存的周转率很高,在迅速添加新的脂肪

与体型相比,普发摄入量非常高——对于刚开始体重 14 公斤(30 磅)到最后体重 40 公斤(90 磅)的动物来说,平均每天摄入130 克。将此与可能体重 160 磅并在一天内摄入 40 克普发的普通美国人形成对比(我的猜测)

这是一种容易患代谢综合征的猪品种

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情况,在短短几周内就可以在奥萨博‎‎猪身上看到成年人类在几年(或几代)内可能发生的代谢变化。

这就是研究中所做的。一组猪(对照组)得到猪标准的低脂肪饮食。两组猪以大豆油的形式摄取了 45% 热量。一组(低欧米伽3组)使用移除了大部分欧米伽3脂肪的大豆油。另一组使用普通大豆油,其中含有约 7% 的ALA omega-3 多不饱和脂肪酸(普通大豆油组)。饲料是随意喂的——猪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结果令人着迷。对照组最终像正常猪一样。正常大豆油组最终因胰岛素抵抗和代谢综合征而变得麻木躺平。我越来越想知道这是不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表达。

ALA豆油的组是最有趣的。正如其DI1600指数(稍后会详细介绍)所表明的那样,似乎正在麻木躺平的路上,但还没有躺平。事实上,似乎处于 Hyperlipid超脂彼得所说的“病理性胰岛素敏感”状态,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亚油酸,以至于不能在线粒体中产生太多的ROS来驱动适当的生理性胰岛素抵抗,还没有完全进入麻木躺平状态。请记住,这只有 8 周,是中短期阶段。

从字面上看,胰岛素敏感的猪和胰岛素抵抗的猪之间的唯一区别是百分之几是ALA!!


低脂

低n3大豆油

大豆油

膳食摄入量

热量(卡)

4698

5394

5533

碳水化合物(克)

834

554

569

脂肪(克)

55

245

251

蛋白质(克)

217

243

249

亚油酸 n6 (克)

28

130

126

α-亚麻酸n3(克)

2.2

4.5

17.6

棕榈油酸16:1 (克)

0.18

0.29

0.24

油酸(克)

13

46

49

玉米糖浆 (克)

0

60

60

欧米茄 6 /欧米茄 3比例

12.4

29.2

7.5

血清脂肪成分 (%)

棕榈酸16:0

23.1

19.3

20.2

棕榈油酸16:1

1.25

1.18

1.60

硬脂酸18:0

15.8

11.9

12.0

油酸18:1

35.4

31.5

38.8

亚油酸

14.3

25.8

11.6

去饱和酶指数 ( DI1600 )

5.4

6.1

7.9

血液标记物

游离脂肪酸

0.17

0.32

0.28

葡萄糖

8.8

7.8

9.6

胰岛素

6.9

1.7

30.9

甘油三酯

0.5

1.0

1.5

低密度脂蛋白

0.8

0.9

4.7

高密度脂蛋白

0.31

0.25

0.14

炎症标志物

C-反应蛋白

101

65

46

IL-6

0.57

1.35

1.71

肿瘤坏死因子α

0.87

1.67

1.07

体重

起始重量(公斤)

13.9

14.2

13.7

最终重量(公斤)

38.3

39.3

40.3

体重增加(公斤)

24.4

25.1

26.6

我在博客上讨论过的更令人困惑的话题之一是 U 形曲线。具体来说,我说过一点点普发会抑制SCD1 的表达,大量普发会增强SCD1。在这个实验中,u 形曲线与胰岛素敏感性有关。吃一堆亚油酸使这组低欧米伽3的猪在短期内对胰岛素非常敏感。如果添加一点具有第三个不饱和键的普发 …… 噗!这些猪结果完全具有胰岛素抵抗。

v2-d99079839fc36345012b9f20f67338c7_b.jpg

去饱和酶指数DI1600

我要介绍一种新的去饱和酶指数,该指数由我编写,称为DI1600。到目前为止,我主要关注DI18油酸硬脂酸的比例。这些都是碳 18 脂肪,SCD1通过引入双键将硬脂酸转化为油酸。因此该比率是SCD1活性的间接标志。 SCD1活性是生物体脂肪新生(从淀粉制造脂肪)量的间接指标。

DI16是相同的想法,但对碳16脂肪棕榈酸棕榈油酸DI18的问题在于可以被膳食油酸影响。膳食棕榈油酸通常不太会影响,因此DI16实际上是更一致的指标。

我过去没有关注DI16的原因是结果处理一个很小的分数。 所以DI1600棕榈油酸除以棕榈酸再乘以100。

低欧米伽3猪

给予高亚油酸饮食的猪的DI1600升高, 对照组为 6.1 与 5.4 , 表明它们处于变得麻木躺平的早期阶段。另一方面,它们对胰岛素非常敏感——正如空腹胰岛素非常低的情况下的低血糖所证明的那样。

我们可以从猪的脂肪成分中看出,它们并没有进行大量的脂肪新生。脂肪新生的主要产品有:油酸、棕榈酸、硬脂酸。所有这三种脂肪在亚油酸喂养的猪中都会减少,被猪不能制造的亚油酸所取代。这些猪主要是从饮食中发胖。

与对照饮食相比,亚油酸喂养的猪 c 反应蛋白 (CRP)下降了三分之一。CRP 是炎症标志物。 主流营养学家看到这些数据可能会说:亚油酸通过减少炎症来增加胰岛素敏感性。

但麻烦的迹象就在那里。这些猪栖息在躺平的边缘,但还没有完全跨过门槛。除了DI1600指数增加,游离脂肪酸和甘油三酯增加了一倍,而 HDL 下降了。炎症标志物 IL-6 和 TNFa 也增加了一倍。实际上尚不清楚它们是否具有较低的整体炎症。

一点 ALA 带来躺平

更容易氧化的ALA会带来全面的躺平。当动物进入躺平蛰伏时,会上调脂肪生成基因并变得胰岛素抵抗 3 为了储存脂肪。给猪喂亚油酸加ALA然后胰岛素抵抗还是脂肪新生?

在胰岛素大量升高的情况下,血糖更高,因此可以选中胰岛素抵抗。

DI1600增加到 7.9。 棕榈酸油酸取代了血脂中的亚油酸——脂肪来自脂肪新生而不是饮食。从饮食的淀粉中制造出大量脂肪,这些淀粉稀释了亚油酸。所以可以选中脂肪新生。

与低omega-3组相比,这些猪还具有代谢综合征的其他迹象。低密度脂蛋白从 0.9 激增到 4.7。甘油三酯又增加了 50%,HDL 下降到不到对照组的一半。

也许躺平和代谢综合征是同一件事的两个不同形容词。

v2-1505f1628f02e22cc48d4253a49c0aa7_b.jpg

肥胖:“多吃少动”还是燃料分配病?

如果您是 热量进出理论的严格信奉者,那么有一个谜。在 56 天内,喂食含有脂肪的日粮的猪比喂食对照日粮的猪多摄入了约 40,000 卡的热量。高脂肪日粮的猪应该比对照日粮的猪多增重 6 到 7 公斤,但这并没有发生。没有理由认为喂食植物油的猪锻炼得更多。热量去哪儿了?

如果您认为肥胖是一种营养过剩导致炎症和胰岛素抵抗的疾病,4 尽管在 8 周内每天额外摄入了 700 卡的热量,但为什么食用低omega-3油的猪却变得对胰岛素非常敏感?胰岛素敏感性和炎症水平之间没有一致的关系。为什么体重增加最多的那组猪的 CRP 最低,而 TNF 明显低于低omega-3组?如果 IL-6 的小幅上升比 TNF 和 CRP 的下降更重要,那么为什么低omega-3组比对照组的胰岛素敏感得多,尽管 IL-6 的是其两倍?

这篇论文中另一个令人信服的理论是omega-6 / omega-3比率对代谢健康至关重要。在所有组中,躺平猪的比例是“最佳”(最低)。

我认为肥胖是一种燃料分配疾病。摄入额外热量的猪并没有增加“应该摄入的”量——身体代谢会根据热量的增加进行调整。对胰岛素非常敏感的猪(低omega-3组)会重一点,因为极端的胰岛素敏感性允许更多的脂肪进入脂肪细胞。变得躺平的猪(ALA组)因为开启了脂肪新生增重最多.,切换到“制造和储存脂肪”模式而不是“燃烧脂肪”模式。如果您的世界观是燃料分配问题,那么每个组织都将像潜在的酶系统允许的那样增加脂肪。酶系统和反馈机制随时间变化的动力学控制脂肪和热量摄入。进入躺平状态的动物会变得食欲亢进——吃得过多。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躺平组比低omega-3组摄入更多热量的原因?酶和激素是推动的力量。

我希望持续时间更长

当然,这项研究并不完美。我非常想看看这种喂养策略在 16 或 24 周或一年内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我想看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一旦猪变得麻木躺平,如果重新控制饮食会怎样?

如果你想帮助启动一个非盈利研究肥猪的机构,请联系我。。。我确定有了正确的资金和现代化的养猪设施,可以在几年内取得巨大研究进展。

v2-1e06a801a9756cb2e81b76a83a93172a_b.jpg

1. Chawla AR、Spencer SM、Alloosh M、Byrd JP、Sturek M. AMP 激酶突变加剧了Ossabaw小型猪在心肌缺血期间的心电图 ST 段抬高。FASEB j . 2011 年 4 月在线发布。doi:10.1096/fasebj.25.1_supplement.1099.6

2. Potu RB、Lu H、Adeola O、Ajuwon KM。Ossabaw 猪的代谢标志物饲喂富含常规或低 α-亚麻酸豆油的高脂肪日粮。营养与代谢。在线发布 2013:27。doi:10.1186/1743-7075-10-27

3. 马丁 SL。哺乳动物冬眠:人类胰岛素抵抗的自然可逆模型?糖尿病和血管疾病研究。2008 年 1 月 1 日在线发表:76-81。doi:10.3132/dvdr.2008.013

4. Lionetti L、Mollica MP、Lombardi A、Cavaliere G、Gifuni G、Barletta A。从慢性营养过剩到胰岛素抵抗:脂肪储存能力和炎症的作用。营养、代谢和心血管疾病。2009 年 2 月在线发表:146-152。doi:10.1016/j.numecd.2008.10.010

https://fireinabottle.net/obesity-prone-pigs-go-from-normal-to-pathological-insulin-sensitivity-to-torpor-when-given-enough-pufa/​fireinabottl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