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bbc肉的真相

bbc肉的真相


bbc肉的真相话题

肉 我们都爱吃

全球而言 我们吃的肉
较50年前将近翻了一倍

但我们日益增长的食肉欲望需要付出代价

这座小肉山重量为80千克

相当于一个普通英国人一年的肉食量
我想要探寻它如何来到我们的餐桌
以及它对环境的影响
我们每年已经要进食650亿只动物
预计这个数字还要再翻一倍
畜牧生产的规模和增长速度
本身就是无法持续的
我们承受不了
如果我们想吃肉
能否使用一种不破坏地球的方式呢
会和肉的品种
或饲养方式相关吗
这就是现实 现实表明这是环保的
如果想做一个更环保的肉食主义者
我该吃鸡肉还是牛肉呢
放养的还是集中饲养的
答案远非那么简单

了解畜牧业的规模这项工作
是一个令人深思的任务
每年全球屠杀并食用的动物
数量惊人
3亿头牛 14亿只猪
10亿只绵羊与山羊
五百万匹马 二百万匹骆驼
35亿只鸭和火鸡
以及六百亿只鸡
即地球上平均每人9只动物
抛开道德考量不谈
这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影响
饲养如此庞大数目的动物
需要投入的自然资源
既饱受争议也很难计算
幸运的是 联合国粮农组织

迈克尔·莫斯利博士

整理出了一些关于畜牧业规模的
综合分析报告
先来看看总体情况
很明显 这是一张世界地图
绿色部分是牧场
它占据了整个地球上
超过四分之一的无冰冻陆地
橙色部分是耕地
这些土地用于耕种农作物
农作物主要被人类食用
但约有三分之一用于喂养动物
合在一起 会得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整个地球三分之一的陆地
都贡献给了用于食用或产奶的动物
这比一百年前多出70%
考虑到几十年后肉类产量将翻倍
我们将很快没有足够的土地
但畜牧业的问题
不仅仅是占用太多的土地
饲养如此庞大数量的动物
对环境有其他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影响
为了探究这些影响 我来到了美国
这里是地球上食肉量最大的国家
姑娘们 下山去
这里是堪萨斯的弗林特山>
大西部: 19世纪拓荒前的美国西部
曾经是大西部的一部分
你觉得怎么样 比尔
这里依然是牛仔
牛仔女郎和牛的故乡
吁 比尔
当我吃肉的时候
我想象中的饲养方式
在野外广袤的土地上
但这样真的是最好的吗
如果你想做一个有良知的肉食者
你应该吃怎样的肉
又该用怎样的饲养方法呢
即使是像这样牛群可以自在漫步的农场
看似它们与土地和谐共处
但都对环境产生了潜在的影响
问题出自牛群体内
首先是它们吃的食物
草是神奇的东西
它由坚韧的纤维状纤维素构成
大多数哺乳动物完全消化不了
如果我嚼完吞下去
它会经过我的消化系统
几乎没有变化地从另一头排出
但牛则全靠它茁壮成长
一头牛每天能吃大约50千克草
将其转化为1千克左右的肌肉
就是给我们吃的肉
这是个巧妙的新陈代谢机制
但也同时带来不良的副作用
目前还没有
但走得越近我越感觉会探测出什么
来了 2876 是个很高的数字
这是激光甲烷探测器
通常不用在牛身上
而用于检测煤气管道泄露的煤气
一旦超出百万分之100 就会发出哔哔声
我来试试能否从牛身上检测到甲烷
1700 这些牛排出了大量的甲烷
有趣的是 这并非从它们的后面排出
和你想象中或许不同
而是来自它们打出的嗝
每时每刻它们都在排放甲烷
百万分之4976 甲烷非常多
有一头牛显然打了一个大嗝
如果在煤气管道泄露处读到百万分之1000
就是个危险的信号
但牛群生产甲烷的速度惊人
一头成年的牛每一天最多能排出500升
牛不会有爆炸的危险
但这么多甲烷会造成其他严重的后果
问题在于甲烷是很强效的温室气体
是二氧化碳的25倍
事实上 经过计算
平均每头牛对全球变暖的贡献
相当于一辆家庭轿车

民宿 披萨店 鸡尾酒吧

牛和其他反刍动物
排放甲烷已经有几百万年了
但在20世纪这才成为一个问题
其中一个出人意料的原因
就是这个象征着现代美国的发明
请问需要些什么
你好 请给我一份汉堡和薯条
-好的 还要其他吗 -不用了 谢谢
好 一份套餐
汉堡是一个工艺奇迹
便宜 美味 容易量产
汉堡一炮打响
在这个越来越追求自动便利的文化中
它是完美的食物
一开始什么肉都可以制成汉堡肉饼
但在养牛业的强力游说之下
1946年一项国会法案
规定所有汉堡必须由100%牛肉制成
本来人们的饮食已包含多种肉类
这一来又增加了大量的牛肉消费
您的餐点 先生
-好 谢谢 -不客气>
布龙科汉堡 自助更优惠
免下车餐厅
汉堡的走红意味着
牛肉需求量的飙升
截至20世纪70年代
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要吃40公斤牛肉
相当于每天吃一个足三两汉堡
这些牛肉意味着大量甲烷
也意味着要找到提供更多牛肉的方法
汉堡的兴起对全球养牛数量的激增
起了关键作用
从一百年前的4亿头
到现在估计的15亿头
于是 因牛群而产生的甲烷
目前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一大推力

布龙科汉堡

自助更优惠
人类活动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中>
蒂姆·本顿教授
英国全球食品安全项目
有10%源于喂牛
那是不是地球上有太多牛了呢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
生活在一个排放量更低的世界
那么答案必须是肯定的
所以如果想减少我们的饮食对环境的影响
或许我们应该彻底不吃牛肉
但有没有其他办法呢
有没有可能通过降低牛群排放的甲烷量
让它们更加环保呢
为寻找答案 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
那些甲烷是如何生成的
我来到内布拉斯加州立大学
动物科学系
来了解萨摩达·费尔南多博士
进行的一项了不起的动物实验
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大概读到过相关文献
但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
它看上去挺舒服的 是雄还是雌的
是雄性 准确来说是肉用公牛
好 这应该是手术植入的 是吗
没错 它叫做瘘管或套管
我猜这大概是唯一的研究方法
没错 因为这样我们能直接了解
动物体内正在进行的活动
我其实可以把它拿出来
然后…
我想那是用来防止感染之类的
-天哪 -是的
我看到的是其中的一个胃吗
没错 其实你看到的是
最大的胃室 瘤胃
它能存230至270升瘤胃液
占牛体内胃肠道的65%
瘤胃是牛四个胃中最大的胃室
通过直接观察该胃室
科学家们能更好地研究牛如何消化草料
以及为什么它们会产出这么多甲烷
他们向我证实这头牛什么也感觉不到
-我能把手伸进去吗 -当然可以
好的 我的天
太奇怪 太诡异了
出奇的热
现在气味非常重
我正在屏住呼吸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把我的手伸进
一头活牛的肚子里
-它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对吗 -不会
你好 你还好吗
-这是消化了一部分的 是吗 -没错
-仍然看着像稻草 不是吗 -对
那么甲烷是从哪里产生的呢
绝大部分其实是在瘤胃中发生的
所以你可以感觉到有一部分甲烷
正从这里释放出来
它是主要的气态副产品吗
-我现在闻到的是什么 -应该是甲烷
瘤胃充满着细菌 病毒和真菌
其实是那些微生物在消化饲草
准确地说是饲草中的纤维素
当牛吃草时 它们不仅仅在喂饱自己
同时也喂饱了数万亿住在瘤胃中的微生物
所有的甲烷都是那些微生物生产的
但它们也提供着一项关键性服务
将纤维素分解为牛可以吸收的
更有营养的分子
所以如此庞大的微生物群
将饲草转化成一些…
高能量密度的分子 被动物吸收
-并提供动物所需的能量 -是的
瘤胃中已经存在的一些微生物
实际上会到达小肠
供应微生物细胞蛋白
因此牛不像我们一样有蛋白质需求
因为微生物就会在小肠中
变成蛋白 微生物蛋白
所以其实牛会把微生物当作食物一起消化
是的 在小肠里 微生物细胞蛋白
所以神奇的是一头牛绝对不是食肉动物
也不完全是食草动物
-而是依靠微生物为生 -没错
牛利用微生物的消化功能来喂饱自己的能力
是生物适应的神奇结果
重要的是 有证据显示
改变瘤胃中微生物的平衡
能够显著降低它们产生的甲烷量
只需改变牛的饮食就可以了
这意味着让牛吃草长大
可能不是最环保的饲养方式
于是我要去看看另一套被人声称
更环保的放牧系统
它于20世纪50年代被设计
用于满足汉堡产业
巨量的牛肉需求
现在仍用于生产美国绝大部分牛肉
我正去向一个不太一样的农场
大量汉堡肉都来源于这种农场
它有个酷炫的名字叫CAFO
集中式动物喂养法
就在这里的左手边
这里是牧人饲养场
就在德州阿马里洛市郊外
这里的3千亩地是5万头牛临时的家
它们在一岁左右被带来这样的饲养场
通过进食高碳水化合物和高蛋白的玉米饲料
来增肥
它们待6个月 增重约300千克
然后被运走接受屠杀
如果你去美国 很有可能你吃的每块牛肉
都来自于像这样的饲养场
类似的饲养方法也在英国开始出现
这应该是我很长时间以来
见过的最神奇的场景
规模很惊人 真的很惊人
一片凄凉 它们吃东西 盯着你看
让人感觉别有深意
老实说 我正努力驱散我内心的感受
作为食肉主义者有一点愧疚感
这种方式实在让人震惊
目睹这个场景绝对能够让你停止吃牛肉
如此大批量地饲养牛看似是
与生态友好农业完全背道而驰
一些饲养场被批评动物福利水平太低
并且污染当地环境
当然 这里的总裁麦克·恩格勒博士
认为饲养场应该被正名
-你好 -迈克尔 欢迎来到牧人饲养场
对这里的第一印象是有些萧条
不是很美好的生态景象
-你不会这么觉得 是吧 -没错
这么说 相比进食草料我们能让这些动物
在更短的时间内
增重到上市重量
所以我们减低了排放的甲烷总量
那么如果目标是以最少的资源
生产最多的牛肉
这就是解决这部分问题的方法
我们是在解决问题而非问题本身
它们更快乐吗 看看它们 很难讲
我完全看不出来
坦白讲它们看起来
不知道有没有草场上的牛快乐 但…
它们是群居动物 不喜欢独自待着
最新海外影视剧下载
我们在这围栏里让它们一群待在一起
它们的行为与在草原上
或牧场上的牛非常相似
看上去不环保 看上去真的不环保
但你认为这样的方法
尽管诡异和反常
比把它们扔在草场上更环保 是吧
绝对是
在美国我有一件事不能忍
在政治演说中经常听到
感知到的就是现实
不是这样的 这不会改变现实
在广告和政治的范畴内
感知到的就是现实
我能理解 但在这个
我们努力为人们供应食物的世界里
这就是现实 现实告诉我们这是环保的
当然 所有都取决于你怎么理解“环保”
饲养场得以在短时间内
生产更多牛肉
并且因此减少甲烷排放的秘诀
在于他们用于喂牛的大量谷物
美国种植的玉米中将近四成都用于喂养牲畜
在批评者眼里 这是土地和粮食的巨大浪费
但对于恩格勒博士和其他人来说
这种饮食方式恰恰是农场成功的关键
牛的饲料中主要成分是玉米
被制成玉米片 和我们吃的差不多
但玉米片同时也和其他成分混合在一起
制成一份精心调制的食物配方
-真是松口气 外面真吵 -确实
这是我之前看见牛在吃的东西 是吧
没错 大部分饲料箱里放的就是这个
牛刚被运来时 我们一开始给它们喂这种
别误解了 用了蓝色食用染料所以是绿色的
事实上它的原料是
高果糖玉米浆工厂湿法生产的副产品
我们也会用酒精产业的副产品作饲料
其初始原料当然也是玉米
这种是颗粒状玉米蛋白饲料
用它喂食可以增加蛋白质
我差点忘了 我们也会添加液体脂肪
饲料中2%是这个
它们会影响牛产生的甲烷量吗
绝对会
减少量虽然到不了50%
但也很显著
了解 所以降低了将近50%
另外 牛吃这种高卡路里配方增肥更快
吃这种配方 在相同的天数中
体重增量会翻一倍
而甲烷排放量则大约少一半
-明白 所以算是双赢的局面 -绝对是
但有一件事让我担忧
他们同时也喂牛吃生长激素和抗生素
例如瘤胃素
在欧洲禁止向牲畜喂食这类药物

瘤胃素

你不会有所顾虑吗
不会 因为没有医学理由
禁止在畜牧业中使用它
你不担心产生抗药性或产生一些…
不会 因为没人会用它作为人类药物
但不管怎样 这件事情挺困扰我的
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
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使用抗生素
这些其实是十分有用的技术
因为如果你尽了如此大的努力
调制出一种科学的饮食配方
而你又不利用现在已有的技术
让你的产出最大化
那在某些情况下就是在浪费金钱
-好吧 这挺难反驳的 -是啊
饲养场系统的设计
本身就不以环保为目的
但令人震惊且不安的事实是
像这样的农场所追求的经济利益
也就等同于环保效益
研究显示以这样的饲养方式
每公斤牛肉所产生的排放
较草场饲养的牛群少40%
照这样计算 此类集中饲养方式
比在平原上放养更环保
这里真是个悖论
在很多方面 它和传统中
对于未来环保的想象大相径庭
动物关在围栏中 喂玉米 抗生素和激素
另一方面 如果你这样做
你能在更短的时间内生产更多肉
排放的甲烷量也少得多
那么哪一种方式更真正环保呢
想要成为一个生态友好的食肉主义者
这是要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不同的饲养方式
对于环境会产生不同方面的积极作用
如果你期待的方式相对而言用地更少
或产生相对更少的排放
或消耗相对更少量的水
这些都指向不同的方向
所以环境可持续的含义是什么
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是指动物以食草为主的
大平原放牧方式
还是指给动物喂食大量食物
最终每单位重量肉的排放量相对较低的
集中饲养法
这两者都是
对待环境可持续性的方法
但差别又很大
这一点全球皆然
无论何处 都能找到不同的放牧系统和条件
带来完全不同的环境问题
在英国和爱尔兰 有大量繁茂的绿茵草地
管理良好的放牧方式影响相对较小
但在其他地方 比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草原不那么丰饶
过度放牧会有永久损坏土地的风险
甚至一些地区因此变成沙漠
在南美洲 寻找新的放牧场所
意味着砍伐数百万公顷亚马逊雨林
转而导致野生动植物的大量流失
以及大量碳排放进大气层
在巴西和阿根廷的其他地方 大量天然的土地
仍正被开垦以种植大豆
这些大豆随即被运往世界各地喂养牲畜
如果你周末烤肉吃了鸡或猪肉
它们可能就是吃南美大豆长大的
计算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的影响
是极其困难的
但联合国曾做过尝试
将重点集中在碳足迹上
所有这些活动
对人为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
它们评估了全球牲畜系统内所有元素
仅反刍动物消化产生的甲烷
就相当于每年向大气层新增
28亿吨二氧化碳
处理农场动物所产生的粪肥
又多出7亿吨
砍伐森林及破坏动植物栖息地
导致的碳储量流失也再加上7亿吨
用于喂养动物的农作物种植贡献了26亿吨
相比起来
运输全球的农作物和肉类所释放的1亿吨
甚至只是零头
把以上这些和其他很多因素相加
我们能估算出畜牧业
对人为温室气体排放的总体影响
这显然是个巨大的工程
这些数字被修正过很多次
但依据最近的最佳估算
所有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4.5%
来自用来食用或产奶的动物
正是因为这一巨大的环境影响
现代畜牧业才如此饱含争议
有些人将农业产业化看作一个奇迹>
菲利普·林伯里
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首席执行官
我把它视为海市蜃楼
农业产业化的问题不仅仅出在牛身上
产业化的农业极度耗费石油
以生产人工杀虫剂和肥料
为机器提供动力
它极度耗费水
用以浇灌作物来喂食牲畜
不可理喻
把人食喂给动物吃是不可理喻的
破坏阿根廷乡村
来喂养英国和欧洲工厂饲养的动物是不可理喻的
全球畜牧业如此庞大
其碳足迹大约等同于
因交通产生的数量
全世界所有的轿车 火车 轮船和飞机的总和

英国连锁烤鸡餐厅>

烤肉帝国: 自家优质土耳其烤肉
如果你想做一个环保的肉食主义者
你现在知道了这个问题多么巨大
但你是否能通过选择食用正确的动物
来降低你个人对环境的影响呢

里科的巴西餐厅

这里是一家巴西烧烤餐厅
这是一座肉的圣殿
-牛腿肉需要吗 -要 真香
大块的肉
-羊肉需要吗 -棒极了 要一些 谢谢
在铁串上烤熟后到你的桌前切片
-猪排需要吗 -好的 谢谢
但如果你想降低饮食的碳足迹
你应该选择哪一种肉呢
好的 谢谢
我现在有四盘不同的肉
有牛肉 羊肉 猪肉和鸡肉
每种大约100克 营养价值相近
但它们来到餐桌上所需要的食物和能量
大相径庭
你首先要知道不同动物
将食物转化成肉的效率相差很大
一种比较的方式是看
它们长肉所需要进食的蛋白质总量
从我们熟悉的牛开始吧
牛是反刍动物 消化效率不高
具体的数字不一
要看它们吃的是草还是谷物
但平均来看 牛需要摄入450克蛋白质
来产出100克熟牛肉
羊也是反刍动物
但产出等量的肉需要摄入将近两倍蛋白质
猪是杂食动物 几乎什么都吃
效率也高得多
一只猪只需要110克蛋白质
就能产出100克猪肉
但第一名是鸡
鸡只需要饮食中含75克蛋白质
就能产出100克鸡肉
进食效率值不代表一切
还要考虑
摄入了多少能量
以及这些动物排出了多少气体
把所有这些因素相加
计算出每种肉的单一碳足迹数值是可能的
重申一遍 具体结果与不同农场和体系有关
但对于我们在超市买的肉来说
这些数值总体上是准确的
最为罪大恶极的是牛
每产出一公斤肉
就相当于排放16公斤二氧化碳
第二名是羊 数值为13
第三名颁给猪
低了不少 5公斤
最好的是鸡
平均而言 生产每公斤鸡肉
只相当于排放4.4公斤二氧化碳
碳足迹大约是牛的四分之一
所以如果你担心自己的碳足迹
那显然最好吃鸡肉
要好过吃反刍动物 比如羊或牛
鸡肉也成为了一种廉价的肉类来源
我们比五十年前多吃了五倍
炸鸡成了我们的外卖佳选
一家店一晚就能卖出600份鸡肉>
炸鸡玛哈
印式鸡饭 旋转烤肉 汉堡

特里奥炸鸡>

完美炸鸡
烤肉卷和汉堡
这让人想到一个基本的问题

鸡肉

这么多鸡都是从哪来的呢
问题是 当你驾车经过英国乡村
你会看到牛和羊
但你从来不会 或很少会看见鸡
我正出发寻找它们躲在什么地方
这里是上屋农场
我来拜访养鸡专业户 奈杰尔·乔伊斯
绝大多数供我们食用的鸡
活着时很难看到
是因为它们被饲养在室内
像这样的养鸡棚里
这让我想到进手术室的时候
-要穿上套鞋 -的确如此
好了
天哪 这太巨大了 不是吗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里有5万4千只鸡
集中式养鸡模式有个坏名声
当今英国部分蛋鸡仍被饲养在
所谓“富集型鸡笼”里
但大部分肉鸡
都被养在这样的大棚里
让我惊讶的是气味很好闻
-是啊 -我还以为会有很重的氨气味
或类似的气味
每个走进这些大棚的人都会表示惊讶
让他们惊讶的另一点
是这些鸡很安详以及满足
对 我也以为会看见
很多暴力行为 相互啄来啄去
人们以为会看见它们往墙上撞
因为害怕或什么原因
但我们的工作之一
就是让它们保持平静和放松的状态
你每年会在这间农场养多少只小鸡
我们每年会养550至600万只鸡
这真是很大的数目
听上去数目很大
但英国人每周要消耗近1千9百万只
好吧
你这只是九牛一毛 也对
为了生产我们要消耗的这么多鸡
整个流程都变得机械化
全世界范围内 在类似这样的孵化场中
每周有几十亿的鸡蛋被孵化出来
仅出生一天的小鸡
被处理并运送至各个农场
肉类生产的工业化
让一些人不再吃肉
也让更多的人寻找其他放养的替代品
原因显而易见
一天大的小鸡来到这里
将在这些大棚中度过短暂生命的剩余五周
被利用到极致的不仅是生产系统
这些小鸡也被竭尽所能地
快速高效地养大
如果我们把现代所谓的肉鸡
和它在上世纪50年代的祖先进行对比
能看出它只花一半的时间
长到了将近两倍大
肌肉大量堆积 尤其在胸脯位置
生态肉食主义者遇到的一个难题是
正如美洲牛的情况一样
当涉及碳排放时
这样养鸡
比放养的对环境更为友好
所以根据我所了解到的
这样算得上是最有效的肉类生产方式了
如果你着眼于拯救地球
同时你又想获取肉类蛋白
这或许是唯一的选择
好 我觉得应该要把它放下了
没错 你这么做它会很高兴的
我觉得它应该会更高兴
去玩吧
在过去十年中
有一门不断发展壮大的学科>
塔拉·加尼特博士
牛津大学食品气候研究网络
叫做生命周期研究
这是一种从某一个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
来研究环境影响的十分有效的方法
假设选择了鸡 研究其环境影响
会涵盖饲料生产
动物饲养 包括高度
灯光 温度 宰杀 运送
直至它抵达你的餐桌为止
生命周期研究有一令人惊讶的发现是
集中式饲养的牲畜 比如
集中饲养的肉鸡 碳足迹会更低
生产它们比放养
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
事实上 诺丁汉大学一项近期研究表明
像这样在室内养鸡
是畜牧业最节能的方式
照这样计算 这是你能购买到最环保的肉
这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集中式饲养存在很多
无可非议的动物福利问题
但我觉得那些鸡被照料得非常好
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每年吃掉十亿只鸡
正如现在英国的现状
那我实在找不出什么替代方案了
如今我们大概可以
通过高效的集中式饲养
满足全球的食肉欲望
但随着人口增长和口味的变化
未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从全球肉类消耗的格局上
能看出这一问题的规模
美国是最爱吃肉的国家
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要食用120公斤肉
在英国 以及欧洲大部分地区
我们吃得少一些 大约每年80公斤
在欧洲和北美 食肉量到了顶峰
肉类消耗量不是持平就是下降
但在发展中国家
肉类消耗仍然在急速上升
以中国为例
上世纪60年代 毛泽东时代
中国人平均每天只吃11克肉
一年大约4千克
现在中国人更为富有
每年要吃55千克 主要是猪肉和鸡肉
就人均消耗而言比我们少
但中国人数出奇得多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50年中 仅仅在中国
肉类需求增加了惊人的每年700亿千克
“越富裕越多吃肉”的模式
似乎在整个发展中世界不断重复
加上人口的增长
对肉类的需求预计会急剧增长
据预测 到2050年我们将必须
比现在多生产一倍的肉
这不仅意味着更多的动物
还有用于喂食它们的农作物
显然 我们没有足够的土地和资源
能够可持续地做到这一点
我们已经贡献了地球三分之一的表面积
以及所种植农作物的三成 用于饲养牲畜
即使借助最高效的集中式饲养模式
依然很难急速增加肉类产量
却不对地球资源施加沉重的负担
占用更多土地
威胁地球上为数不多的野生栖息地
更关键的是 种植更多本可以给人吃的庄稼
用于喂养动物
我认为越来越多人意识到
畜牧产业的规模和增长率
本身就不可持续 我们无法做到
我认为现在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
规模越来越显著
消费问题需要被探究
在一个拥有九十至一百亿人的世界里
我们必须很仔细地考虑如何最佳利用土地
我们必须问自己这个问题
这片土地直接用来种植
人类食用的谷物好呢
还是种植谷物来喂养牲畜
然后间接地被人类食用
一种不可回避的结论是
如果你是一个关心地球的食肉主义者
你就必须要改变肉食消费习惯
我们同时也必须要找到其他的农业方式
来减轻对地球资源的压力
我来到了设得兰群岛
距离苏格兰海岸近240公里
这里生产的动物蛋白
是全球最高效也最美味的之一
一月中旬 一派荒芜的景象
但六千年来 人们因这里四周富饶的水域
而被吸引前来
海洋显然具有丰富的鱼类资源
但大规模捕鱼同畜牧业一样具有争议
并且也对环境有着破坏性影响
但是那里有一个农场
年复一年可持续地生产着大量肉类蛋白
同时消耗的能量非常少
其实你只需要很多像这样的绳索
我过来拜访迈克尔·泰特
他同意顶着风浪
带我出海去他海湾中的农场
很高兴见到你
-是啊 欢迎 登船吧 -好 谢谢
扶一下把手
这一小片围起来的水域是个贻贝养殖场
水面下悬挂着19千米长的绳索
被数百吨海贻贝覆盖着
我们位于这里的贻贝养殖场
上面是这些吊绳
从这里往下伸到海里 是这些下垂绳
把绳子放下水 等待贻贝吸附上去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事实上 是的 你说的没错
我们把贻贝绳 就是贻贝苗收集绳
在春天悬吊进海里
好的情况下贻贝苗会吸附在绳子上面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些贻贝
这些贻贝现在差不多养了三年了
可以采收了
你们一年能采收多少吨贻贝
我们公司每年大约采收1千吨贻贝
这种养殖方式的一大好处是
它的碳足迹非常低
贻贝自然而然地
在绳索上生长 不需要任何投入
养殖它们所需最大量的能源
是用于发动采收船的燃料
更进一步减少碳足迹的是
贻贝主动吸收碳元素
用于贻贝壳的生长
把大气中的碳固定下来
它们在水里也很干净
从绳子上
到现在可以进一步加工
我们把这里的小胡子摘掉
这是它们用来固定在绳子上的
把这些摘除 就搞定了
现在就可以吃了
-这也太容易了 不是吗 -非常容易
这里大约有1吨贻贝
以惊人的效率采收下来 碳足迹非常低
每公斤贻贝大约相当于250克二氧化碳
这就使得贻贝成为最高效的
养殖动物蛋白之一
其每公斤肉所留下的碳足迹
比鸡少约10倍 比牛或羊少约30倍
它们不仅环保
同时也富含健康的蛋白质 低脂肪
还含有大量欧米伽-3脂肪酸和维生素B12
尽管如此 我们在英国出产的绝大部分贻贝
都被出口至欧洲其他地区
好了 香香的热贻贝 外面狂风呼啸
看看好不好吃
绝对是我吃过最新鲜的
尽管是王婆卖瓜 但煮得不错
贻贝的需求量正在上升
部分原因可能是
它们名副其实地环保
减轻了一些肉类生产的压力
得知它们对环境造成的伤害这么小
让我甚感欣慰
所以偶尔用一碗贻贝代替肉餐
你能够让自己和地球更健康
尽管它们要取代鸡肉或牛肉是不现实的
但它们也是获取动物蛋白的另一种方式
能帮助我们改善饮食
尽管争议纷纷 但养鱼业也是很节能的
肯定能缓解野生鱼群的压力
在世界的很多地方
昆虫是饮食中重要的一部分
它们没理由不能
被端上我们的餐桌
只要我们能克服恶心的感觉
在未来 培养人工肉大有前景
在实验室里生产汉堡听上去像科幻故事
有一点《美丽新世界》的感觉
但有些人相信
有一天这可能是替代养殖业的一大方式
实验室培养的肉

菲利普·林伯里

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首席执行官
在我看来 是非常有潜力的
还有10至15年的时间它才能进入市场
但如果我们能够
在城市中市场旁边生产动物蛋白
又几乎不对环境造成伤害
这一定会是一件好事
很难想象在不远的将来我会在周末的中午
享用一道实验室生产的美味肉餐
但同时我也并不看好这种
灾难性的替代方案
肯定有一些生产肉类的方式
既人道又对地球不那么具有毁灭性
过来 过来
于是我来到了多塞特 拜访西蒙·费尔雷
一个农夫 作家 和环保主义者
他一直在研究数据
并认为回到传统饲养方式
能够做到这一点
-早安 西蒙 -早安
-她最近怎么样 -她很好
她现在没多少奶
现在是哺乳期的最后阶段了
她将在七周后产崽
了解 你介意让我挤一下吗
我从来没有挤过牛奶
没问题
很平静啊
来了
感觉应该不是很舒服
如果你抓着我身上的部分然后这样挤…
你应该看看小牛是怎么吸奶的
我是说 不用害怕
我觉得是我们从自己的生理构造
-来推断的原因 -很有可能
你在想“不要”
你得稍微快一些
好 快一点
西蒙指出的第一点是
我们养牲畜并不只是因为它们可以产肉
作为反刍动物 它们很擅长
消化纤维含量高 难以消化的东西
这些东西我们不能吃 比如草 叶子等等
然后像现在这样 它们还会产奶
还有其他一些产品 肉 皮革
如果是羊就会产羊毛
如果是力畜就会拉犁等等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还是很重要的
可能最重要的是 它们可以使土地肥沃
肥料
肥料 牛吃进去的大约85%的食物
会从另一头排出 进入土地
这是绝佳的服务
这是牛最棒的天赋
它们能利用我们用不了的土地和资源 例如草
并转化为有价值的 我们可以利用的产品
这里附近很多贫瘠的土地 举个例子
完全无法耕种 不能用来种谷物或庄稼
英国这一部分地区 长得最好的是草
所以我们总是说我们幸福的绿茵地
爱尔兰被称为绿宝石岛
因为草就是一种很棒的作物
而最佳利用方法是养反刍动物 羊和牛
土地提供了免费的食物 环保的免费食物
可以这么说
算是一种双赢
是的 这种双赢
已经持续了一万年
我们养牛所付出的代价是它们排放的甲烷
但西蒙相信如果小规模饲养
这可以是作为一种环保的选择
这会让牛肉稳定地在食谱上占有一席之地
不仅只有牛能提供
所谓的“免费食物”
猪一开始被圈养是因为
它们能解决我们吃剩的食物 并转化为猪肉
在当今英国 我们每年要丢弃1500吨食物
我们可以用这些来喂猪
但这是一个具有争议的问题
因为如果猪食没有足够地加热
将会传染疾病>
不准入内
手足口病
这是此产业最不想见到的
官方警告于今晨公布

动物疾病控制措施

这片区域自周一开始已经被封锁
2001年手足口病的爆发被发现始于一座农场>
不准入内
手足口病
那里的猪被非法喂食未经处理的厨余
这导致了将近一千万只动物被销毁
整个欧洲都立法禁止这一行为
但像西蒙这样的环保主义者认为
如果想生产足以喂饱世界的环保食物
我们就必须回归用厨余喂猪
那么要怎样吃肉才能不损害地球
最好用图表来解释
非常简单 这条纵轴是环境影响
这条横轴是食肉量
这是一张很简单的曲棍球棒状图
我们慢慢来画 然后很快地变得陡峭
明白
你吃的肉和奶制品越多
造成的环境影响越大
所以有一个重要的食肉量节点
大概在这里 然后突然增加
突然增加 没错
直到这里之前 你可以吃肉
但不会对环境造成很大影响
没错 因为从这一点往后
你开始给动物喂食谷物
开始分配土地 用于生产肉类
当你这么做的时候 不仅需要更多的土地
也需要更多的水 化学肥料
杀虫剂 化石燃料等等
而这一部分
我称之为初始畜牧业部分
曲线的前半段
挺长的一段 对环境的影响非常小
因为你所消耗的肉类和奶制品
某种意义上而言 是免费的
要计算在不造成严重环境影响的情况下
我们能生产多少肉是非常困难的
但经济学家得出了一些很详细的估计值
全球范围内 纯依赖放牧吃草的牛和羊
每年能生产4千万吨肉
猪和鸡
纯喂食厨余 能再生产1亿1千万吨
用残渣或其他工序所产生的副产品来喂食
能再生产4千万吨
总的来说 学者提出
我们每年能生产1亿9千万吨肉
而不对环境造成太大影响
这个数字若要成立
地球上每个人只能吃不到40千克
我们在图表上哪个位置呢
我们大概在这里
每年食肉量大约80千克
要降低到那里
对环境影响非常低的位置
你觉得大约是什么数值
很粗略地说 一半
单从这张图表上来看 大约要降低一半
非常非常粗略地说
40千克 40千克依然是很多肉
每天比100克多一点
多一点
一个汉堡 这么多肉还是可以的
这么多肉还可以 没错
那么 显然根据这个理论能看到
你可以成为一个有良知的肉食主义者
你可以做一个不伤害地球的肉食主义者
但需要把食肉量
降低到一个可持续的水平
是的 没错
西蒙对可持续未来的看法是理想主义的
但并非不可能
然而如果要实现它 必须要做到两件事
我们需要降低消耗的肉类总量
我们还需要一场革命来改变畜牧业的运转方式
而如果没有巨大的压力
我认为这两件事都不会发生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办

蒂姆·本顿教授

英国全球食品安全项目
我认为最明显可以做的就是少吃肉
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
我们应该思考的是>
塔拉·加尼特博士
牛津大学食品气候研究网络
不再将动物蛋白视为一餐的核心部分
而去探索一些植物性的替代食物
就我个人而言 我会选择吃少量
低强度集中式饲养的牛肉
作为非常偶尔的加餐
余下的时间
要么吃鸡肉要么完全不吃肉
如果要做一个有良知的环保食肉主义者
我们每周购物时应该买什么肉
如果我们想要继续吃很多肉
全世界其他人也都这么想
那么未来一定会有更多集中式养殖
尤其是那些极度高效的室内养殖鸡
这可能会让对关注环境的人
感到不快和意外
但当谈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时
集中式养殖是最佳的选择
然而如果对肉的需求量如预计般不断上升
即使集中式饲养方法也可能变得完全不可持续
另一种选择是我们必须少吃很多肉
要给出一个我们该吃多少肉的精确数字
是不可能的
但如果我们要把肉食总量
降低至每天100克 大概这么多
就能将我们需要生产的肉类减少将近一半
如果你做到的话 对地球有好处
也很可能让你更健康
现实是你可以点牛排并吃了它
不要吃太多就好

· 2020/11/07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