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bbc净化饮食

bbc净化饮食


bbc净化饮食话题

{\pos(99,242)}原创翻译 双语字幕
{\pos(235.108,242)}最新连载海外影视剧下载
请登陆 www.YYeTs.com
仅供交流学习 禁止商用盈利
想象一下如果食物能够净化你的身体
{\an4}{\pos(35,235)}翻译 Lacaphiria 桃小兔 流水亦芳菲 辛巴 天青月白 jimmyflower 土方十琦郎
让你感觉更好
想象一下如果食用新鲜自然的食材
{\an4}{\pos(35,235)}翻译 四月4 snowonder 阿也也也 吸吸粒呀 采薇 CogitoErgoSum
就能保持健康 甚至变得更健康
{\an4}{\pos(35,235)}校对 人妻
这是日渐时兴的“净化饮食”运动给出的承诺
{\an4}{\pos(27,235)}时间轴 姜姜 林卡 壬虚浪影
我们都知道吃得健康是件好事
但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
{\an4}{\pos(35,235)}后期 鱼骨头
“净化饮食”是一个完全崭新的方向
你好 我想要些骨头
{\an4}{\pos(35,235)}总监 haoyang112
是要牛骨吗 好的没问题
它们不含合成激素吧
-不含的 -非常好
给你
我是贾尔斯·邱博士
作为科学家 我发现基因的改变
会增加食欲和肥胖
我想去调查这些新兴的“净化饮食”大师
向我们兜售的这些信息
我们从昂斯莱姐妹开始
今天晚上吃咖喱鱼 听起来还不错
现如今我们身边有很多这种新一代大厨
这道菜出自《实说健康》
净化以及无麸质饮食是最新的饮食热潮
影响范围非常广
跑完步以后你需要什么 杏仁黄油拌藜麦
源自《艾拉美味食谱》
以前像阿特金斯健康饮食法首要关注的是减重
现在净化饮食主推的是食物能够使你更健康
这真的可行吗
我将对这些观点
和那些影响着净化饮食大师的人一探究竟
大家好 我刚去美国出差一周回来
我发现事物并不总是它们所展示的那样
我将向一位推动无麸质饮食热潮的
关键人物发起挑战
你的意思是说摄取谷物
某种程度上对所有人都有伤害
是的 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
我要找到碱性饮食的倡导者
他已经赚了上百万
靠声称蔬菜能让我们保持健康
甚至能扭转癌症
所有的不舒服和疾病都是可预防的
就通过调节身体体液
微妙的酸碱平衡来实现
我的调查主要关注“净化饮食”与科学
承诺与证据
归根结底 我真正想知道的是
当谈到“净化饮食”时
我们真的能通过吃让自己变得更好吗
{\pos(139,204)}地平线 净化饮食 肮脏真相
想要弄清楚为何“净化饮食”这么流行
我准备为某位在这方面
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烹饪
艾拉·米尔斯是《艾拉美味食谱》的作者
她在图享上有近一百万的粉丝
而她的烹饪处女作
是英国有史以来销售最快的食谱
你好 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 艾拉
我很紧张
我要做菜给你吃所以很紧张
不要紧张 肯定会很棒的
一般我做菜都是给肉食动物吃的
说出来还蛮可怕的
没关系
显然我现在要做菜给你吃
所以得跟着你的理念你的路线走
用植物来烹饪
我准备做的是艾拉的五香炖番薯
这个既好吃又简单
你得先原谅我
没事 我等不及想看看了
在你真的
她的食物都是素食
你一直都是素食者吗
你一直都很喜欢植物吗
不是 怎么可能
事实上

艾拉·米尔斯 《艾拉美味食谱》

十年前我还是你所见到的人里
最不可能是素食者的人
讨厌蔬菜 也讨厌水果
连红薯也不吃
连红薯也不吃
在患上一种罕见的疾病之后
艾拉决定改变她的饮食习惯
这种疾病叫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症
我出现了这种综合症的典型症状
就是无法正常控制自己的心率
然后血压骤降
消化系统也没办法运作
免疫系统也出了问题
接着还会出现感染和慢性疲劳
差不多有六个多月的时间
我只能躺在床上吃各种药
可它们都没什么用
药物治疗这条路走不通
艾拉做了一件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做的事
显然我只好去求助谷歌 现在大家都这么做
谷歌教授 谷歌教授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
但是我开始研究不同的方法
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经历
很多人通过改变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
来帮助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
老实说 我一开始也非常怀疑
这看起来非常奇怪
我很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有效
但在那时 我觉得
什么方法都应该试试
一夜之间 艾拉不再食用肉 乳制品
精制糖 麸质以及加工类食品
她通过改变自己的饮食
而改善了健康状况的故事
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我第一次分享这些时更像是一种情感宣泄
但结果非常惊人
有那么多人联系我并告诉我
他们因为种种原因
也有相同的感受
我觉得这也是
支持我继续分享下去的原因
因为我所做的一切是有意义的
艾拉成了“净化饮食”中的一员
在图享这样的社交媒体上分享外观精美的食物
参与者越来越多
在图享中输入“净化饮食”标签
你会发现有两千六百万多个帖子
我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食物的照片
特别是在图享上
我会发食物图片吗
会 我至少每天发一次
有时候一天发两次
国民保健署推荐人们通过平衡膳食
来维持健康 减少患心脏病
以及其它疾病的风险
但越来越多的人
受到净化饮食专家们的影响
认为按照他们的吃法会使自己健康
我最喜欢的食谱叫南瓜燕麦
你可能觉得我疯了
这是将绿皮南瓜磨碎后和燕麦混合在一起
藜麦粥 里面加椰奶
还添加了亚麻籽 可以增加粗纤维
还有姜黄粉可以抗癌
我真的需要加入进来
我要建一个自己的图享账号
这样我就能记录
我对净化饮食现象的调查了
好了 开始吧
要调查净化饮食的期许功效
即我们能通过饮食使自己健康
我需要自己的取证空间
单个的净化饮食食谱无疑是健康的
但我要关注的是这些专家推荐的
整体饮食方式
以及他们如何证明这些方式有效
除了艾拉 还有赫姆斯利姐妹
贾丝明和梅丽莎
还有《实说健康》的作者娜塔莎·柯莱特
他们都称自己通过改变饮食习惯
而变得更健康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毕竟 科学关注的
是传闻和证据之间的不同
适用于一个人的
不一定适用于大多数人
但是净化饮食并不是建立在科学之上的
这些饮食习惯进入了我们的厨房
它们来自于一些未经证实的构思
有些只是个例
甚至在最差的情况下 是有害的
赫姆斯利姐妹已经出版了两本书
还拥有一个电视节目
她们大力推广传统食物对健康的益处
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论点
我要做一个骨头汤
赫姆斯利姐妹认为这是一个终极菜品
当然也是最古老的传统自制菜肴
她们说这是一种
能治愈疾病和滋补病人的灵丹妙药
你可能会称它为肉汤
但赫姆斯利姐妹的食谱并不都是传统食物
实际上 她们还带动了最大的食物潮流
整个西方世界
越来越来多的人正在戒掉
我们几千年来一直在食用的食物
麸质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面包
我们要做无麸质的橄榄油佛卡夏[意大利面包的一种]
麸质是一种蛋白质
小麦 大麦和黑麦中都含有
麸质就和它的发音一样
是一种粘合物 可以将东西黏在一起
它是一种黏合剂
这种无麸质面包房一度很少见
我们的顾客很多都患有乳糜泄[麦胶肠病]
也就是说在消化麸质时

穆罕默德· 阿布扎伊拉

天赐露水面包店
会受到自身免疫影响
乳糜泄患者的免疫系统
会错把麸质当作威胁 发起攻击
进而损害肠道
这种疾病影响着世界上大约百分之一的人
吃无麸质食品的人则多得多
-味道如何 -老兄
太好吃了
极品美味
这是 这可是无麸质的
净化饮食的倡导者们
一致对无麸质食品大力宣传
但赫姆斯利姐妹的标准更加严格

无谷食品

赫姆斯利姐妹不仅不吃麸质
还不吃谷物
她们的立场似乎很坚定
多亏这位仁兄的帮助
威廉 也就是比尔·戴维斯
他写了一本名为《满腹小麦》的书
据说他阐述了不吃谷物
能为你的总体健康水平
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
那么戴维斯博士是谁
他所提供的证据又有多客观呢
是时候查清楚了
小麦之州 俄亥俄
收获前夕是这样一番景象
今天这里正适合与反对小麦的传道士碰面
科学很复杂 充满了灰色地带
对事物运行模式的警告常有
却少有非黑即白的绝对
我想知道的是
比尔·戴维斯是在真实反映
麸质科学的复杂面貌
还是在利用灰色地带助推毫无根据的恐慌
有趣的是 比尔·戴维斯做过
二十多年的心脏病医生
比尔 你好 我是贾尔斯
-幸会 -幸会
之后他就开始对谷物宣战
我以前没打算做这行
事实上 几年前
我倡导的同美国心脏协会
还有其他机构所倡导的一样

威廉·戴维斯 《满腹小麦》作者

即少吃饱和脂肪
多吃健康的全麦食品
我关注的自然是心脏疾病
我看过太多人因
因“需要”搭桥术或血管支架而丧命
或濒临死亡
心脏猝死 等等 或是心脏病发作
我想要更好的方法来帮他们终止这一切
比尔关注如何降低患者的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它和心脏疾病有关
所以我让很多患者停止食用谷物和糖分
看看有什么效果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多数人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都降为零
至少是有很大的降幅
血糖降低
很多糖尿病患者变成了非糖尿病患者
人们回来问我说“我不明白
“我怎么会减掉了19千克
我都没努力减肥”
也就是说我看到了关于健康不可置信的转变
你们准备点菜了吗 还是仍需要几分钟
-我不需要 -你不需要
-真的吗 -我来
有不加面包的汉堡吗
不加面包的汉堡
不加面包的汉堡
我来 不加面包的汉堡
比尔的饮食无谷且低碳水
他说这样改善了他的健康状况
-我要法式吐司和培根 -培根
为什么人们不像你一样
能把两件事关联在一起
我告诉你个有些愤世嫉俗的观点
-快告诉我 -这样没钱赚
-谢谢 女士 -不客气
薯条需要番茄酱或醋吗
不用了 谢谢
-加咖啡吗 -不了 这些就够了
我吃一片用面粉
而且还是白面粉做的法式吐司
和你吃土豆做的薯条有何区别
我来说明 首先 我不会吃炸薯条
因为我也限制碳水化合物摄入量
不过先把这个放一边
两个盘子都有淀粉类和碳水化合物类食物
-区别是什么 -对
血糖上升 这点都一样
不同的是蛋白质 贾尔斯
我很好奇 带着这种对小麦中蛋白质的忧虑
比尔的研究进行到了哪一步
综观人类在地球繁衍生息的整个过程
食用谷物和稻科植物种子的时间
不及整个过程二百分之一
人类开始食用稻科植物种子后发生了什么
龋齿 缺铁等问题泛滥
出现了更多关节炎和其他骨科疾病
换句话说 谷物并不真的适合人类食用
你是说
某种程度上来说
食用谷物对全人类都有伤害吗
没错 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
但是我们经常辨别不出哪些疾病
是因食用谷物造成的
但当你看到完整的
谷物相关的疾病列表时
就会意识到它占据了
人类疾病的半壁江山还多
这么说不会很极端吗
就我的认知而言
这不是科学界的主流观点
没错 这观点是有些极端
直到我研究了谷物 才真正开始重视
谷物产生的这些奇妙效果
比尔声称食用谷物对于全人类都是有害的
这一观点没有被任何科学研究所支持
各位好
我身边的是《满腹小麦》的作者比尔·戴维斯
我们在小麦田里
为了建立反对谷物的研究案例
比尔从不同的饮食研究中拼凑证据
我觉得这里之前有小麦
今年早些时候有
我在找小麦 小麦在哪里
比尔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是西方国家不断增多的乳糜泻
和其他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
他将疾病产生的大部分原因归罪于小麦
人们谈论麸质
然而导致各种问题的真正元凶是醇溶蛋白
醇溶蛋白是麸质中的元素
但是醇溶蛋白的具体问题是什么
最大的问题 贾尔斯 首先
它会触发造成自身免疫疾病的第一步
我们确信如此 醇溶蛋白会启动
我对你所确信的事实表示怀疑
因为我没听说过
我太太是自身免疫生物学家 但我没听说过
我并不知道这已经是确凿的事实
你太太可能会对
法萨诺医生实验室的数据很熟悉
在详尽周密的研究后 该数据表明
醇溶蛋白会启动一些步骤
产生肠道通透性
肠道通透性是非常危险的过程
因为它允许外来杂质
进入你的身体 这将为入侵做好准备
比尔提及了阿莱西奥·法萨诺医生的研究
他是世界乳糜泻疾病的带头研究人之一
二十多年间
他一直致力于研究麸质是如何进入人体
并影响健康的
在科学研究中
没有简单明确的问题

阿莱西奥·法萨诺医生

腹腔研究中心 麻省综合医院
因为问一个问题 得出一个答案
然后又衍生出十个别的问题
对法萨诺医生来说 最大的问题是
哪些人食用麸质受到了伤害
看起来这问题挺无脑的 实则不然
这其中包含了进化生物学
生物化学
结构生物学 基因学
所以问题本身是很琐碎的
而答案更是想象不到的复杂
法萨诺医生解释说肠壁是一个重要元素
它管理着身体对麸质的反应
它将免疫系统和外界环境分离开
但患有乳糜泻和其他自身免疫疾病的人体内
这层屏障有缺损
这是两个世界 它们各自分区
它们需要机会
相互在生理上进行互动
所以这道屏障需要消除掉
比尔是对的 当人们需要时
麸质能从细胞间打开一道门 打破肠壁
好的 挺轻松的
我们发现
一些未被消化的麸质碎片
能与细胞沟通交流 就好像会说
拜托 让门再开大点
通过沟通 这些细胞桥梁纷纷倒下
然后像是麸质这样的物质就会进入
就像是麸质能够为自己创造一个捷径
比尔将法萨诺医生的发现
带入了下一个尚无法证明的阶段
比尔 你看
谷物还在这里 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
这就是我们一直谈论的
毫无疑问
这里面什么东西对你有害
-全都有害 -全都有害
比尔认为谷蛋白能造成人肠漏
就是谷物对我们有害的重要证据
最新海外影视剧下载
我们已经有了确凿证据
证明谷物和一些免疫疾病相关
所以法萨诺医生和他的团队
想要证明的就是麦醇溶蛋白
以及其他谷物的相关蛋白质
这一整个系列的醇溶蛋白
都能够让外来物质
进入你的身体 所以当一些蛋白质
进入你身体的时候
会造成假象欺骗你的免疫系统
如果是一个外来的蛋白质
那会引发免疫性攻击
但它会伪装成你自己身体里面蛋白质的样子
这样你的身体就会攻击自己的器官
法萨诺医生 就是比尔提到发现这一证据的人
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我很尊敬和喜欢戴维斯医生的某些观点
我并不是他的敌人 或者是想和他作对
当然如果他是对的 我会很开心
但说实话 我不认为事实是这样的
这些老鼠证明只依靠麸质
是无法引起问题的
右边的这些老鼠
已经被基因改造成能够产生连蛋白
也就是麸质释放的化学物质
能控制人是否会肠漏
这些是普通的老鼠
它们自身不会产生这样的荷尔蒙
它们活的很开心
你看它们 跑来跑去很活泼
它们吃的食物中就含有麸质
没有任何问题出现
另一方面 这些被基因改造过的老鼠
它们有双份连蛋白基因
它们也吃麸质 但也是活泼乱跳
也就是说食用麸质
再加上自己身体内合成连蛋白
并不足以引起任何问题
动物实验并不总是可靠
但这篇尚未发表的文章
能够支持法萨诺医生的另一项研究
他发现当你已经出现下列四个问题时
麸质就是有害的
基因遗传性易感染
肠漏 有问题的免疫系统
和肠道菌群失衡症状
如果我把这些动物放到压力环境下
比如能够引起慢性炎症的环境
这些老鼠能够活下来 这些不能
也就是说摄入麸质
合并肠漏 能够引起问题
但并不是充分条件
也就是说 不是所有人吃麸质都会出现问题
科学已经验证出了
谁吃麸质有害 谁可以安全摄入麸质
那天比尔告诉我的事情令我感到很困扰
比方说 证明一种新的手术方式有效
标准应该是很高 对吧
你需要一个非常精准的数据来验证
但如果说 要把西瓜从你的饮食中剔除
你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能这样做
你可以轻易地尝试一下 对吧
试一下又没有什么损失
但这是有危险的
一说到药物
一个未经证实的饮食疗法
可能比证实有效的药物更吸引人
今天让我震惊的是
比尔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能够证明放弃谷物
会对多种疾病产生健康影响
我就是觉得如果你要采用
这么极端的饮食疗法
你必须有真凭实据
否则你只是在
宣扬对于一类食物的恐惧
而这是大部分正常人都不应该担心的
我们邀请了拒绝摄入谷物的赫姆斯利姐妹
来参加拍摄这部影片 但被她们拒绝
在一份声明中她们告诉我们
“谷物在现代饮食中已经过盛
所以我们的食谱是对其他饮食材料的赞颂”
她们告诉我们 她们不相信绝对
适合她们的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关于净化饮食的下一系列
我要验证的是碱性饮食
就是说选择碱性食物
来中和体内的酸
也就是蔬菜 听上去不错
但这种碱性饮食真的有道理吗
根据《实说健康》这本书所说
肉制品 奶制品和所有加工食品
在我们体内形成酸
而这些酸会变成肝脏和肾脏的负担
然而碱性食物
比如花椰菜 羽衣甘蓝 牛油果
这些东西更容易消化吸收
能在你体内创造一个碱性环境
据说这可以帮助治愈疾病
《实说健康》的作者是娜塔莎·柯莱特
现在娜塔莎是倡导碱性饮食的主要人物之一
而她的灵感来自于
这个家伙 罗伯特·杨
在她的书《实说健康之净化》的简介里
娜塔莎说道 “他发现以植物为主的饮食方式
完全不吃任何加工食品
能帮助治愈绝症
但不幸的是
他的发现不被医疗行业认可
也许是因为如果医生的处方都是蔬菜
那么那些大型制药公司
就都挣不了钱了”

碱性

该去见见碱性饮食的教父了
加州圣地亚哥外 天堂山路

天堂山路

这会让我找到科学真理
还是走到充斥着伪科学的科学尽头
那么科学是如何发现真理的呢
我是说 从根本来说 作为科学家
我们都很好奇事物是怎么运作的
所以我们用实验检验我们的想法
如果实验成功 会进一步拓展这个想法
如果不成功 就必须修订我们的想法
我很好奇今天到底会看到什么东西
要么证实要么推翻这个说法
前面就是罗伯特·杨博士的酸碱奇迹农场
真漂亮 跟宫殿一样
这是碱性饮食供起来的百万富翁天堂
他还有一条护城河 护城河啊 伙计们
还好没看到鳄鱼跳出来咬我
让我们看看他在不在
-罗伯特吗 -是的
你好 我是贾尔斯
贾尔斯博士
贾尔斯博士 很高兴认识你
很高兴认识你
这里就是奇迹发生的地方吗
这里就是你的奇迹农场吗
我们叫它太阳农场
真的很感谢你能同意我们采访
我想知道关于用食物保持健康这件事
罗伯特是怎么想的
那是玻璃鱼缸的隐喻
你知道玻璃鱼缸这个隐喻吗
跟我讲讲吧
好的 这个隐喻问的是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你的鱼生病了 你会怎么办

罗伯特·奥尔德姆·杨博士

《酸碱奇迹》作者
给鱼治病 还是换水
我会换水 没错
是的
他说的”换水“在这里是指
通过吃碱性食物不让我们的身体变成酸性
大家好
人体的最佳健康状态是碱性的
人体就是这么设计的
罗伯特邀请我一起分享他的每日碱性食物摄入
喝吧
我的大脑需要准备一下
我会和你一起喝 干杯
这个
喝起来像绿茶 像冰绿茶的味道
这是麦草
罗伯特是在学术界之外
研究出的这种碱性饮食方法
他说他的《酸碱奇迹》系列书籍
卖出了四百万本
我好像在哪里读到过
你说你是一位世界著名的微生物学家
我不太明白
为什么要放一个”世界著名“在前面
-微生物学家 -微生物学家
我是说 生物一直是我的热情所在
我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 还有血液学
血液是呈微碱性的 而医学界的共识是
你不管吃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罗伯特的理论是某些食物
会导致人体内酸性物质的堆积
他认为如果我们体内有太多酸
血液就无法平衡
最后酸会堆积到我们器官里
让我们回想一下经典《圣经》
摩西说过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古兰经》里穆罕默德也说过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由一滴血变成的吗
所以血液变成其他细胞的转化性和多形性
让我思考
我还没问罗伯特什么是多形性

多形性

我们就开始下一个话题了
我们正在修剪这些牛油果树
这样啊
我称牛油果为神之黄油
这应该是最完美的食物

《酸碱奇迹》

罗伯特相信像牛油果这样的碱性食物
可以帮助我们预防血液和组织的过度酸化
且成效非常显著
所有的不适和疾病都可以通过
精确调节体液的酸碱平衡来预防
虽然现代医学不能预防所有的不适和疾病
罗伯特的立场根植于他对疾病成因的认识上
你提到过一个词 是多形性吗

多形性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多形性是研究
事物如何根据其所处环境
而改变形态 功能或行为的
-好吧 -你应该是知道的
你了解多态性吧
我了解多态性 但不了解多形性
多形性的变化更多一些
好吧
1994年 我使用
一型糖尿病人的血液做相位对比
罗伯特在网上发布了一个他声称是
一个血红细胞转化为细菌的视频
这是我首次目睹到
生物学形变 也就是多形性
罗伯特从未公布出任何
证实这个视频的证据
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科学家
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
我能看到多形性的过程这件事
纯粹是偶然
而且是在一位患者身上发生的
被罗伯特
赋予科学含义的名词 多形性
是由法国科学家安托·万贝尚
在十九世纪后半页提出
认为疾病因体内变化而产生
他在科学上的对手是路易·巴斯德

路易·巴斯德

细菌学的拥护者
即认为疾病是从体外来影响人的
不管你同不同意这种理论
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很颠覆
-跟我之前所学不同 -对
细菌是不是由其他什么东西
经生物学形变而来呢
所以你是不相信有细菌的
-我相信的 -好吧
但细菌只是由动植物或人类组成部分
由生物学形变变化而来
它们是由此而生的
所以巴斯德理论认为细菌是一个个独立个体
-就像猫和狗一样 -对啊
万贝尚理论是一种新的想法 新的思路
万贝尚理论的废弃是因为
巴斯德和其他人证实了细菌和病毒
是通过从外部感染身体而引起疾病的
这些发现使现代医学可以用
疫苗和药物来对付感染
巴斯德理论认为如果杀灭细菌
杀灭病毒 就可以治愈疾病
但在我的世界里 细菌什么都不是
细菌只是其周边环境的产物
别想着去杀灭细菌 而要改变环境
因此需要选择一个背景化环境化的方法
就是酸碱的敏感度了
但你要怎么来解释那些
支持巴斯德理论的证据呢
那些不支持万贝尚理论的证据呢
我同意细菌的确存在
但我们要进一步揭示真相
它们的起源是哪
我今天在牧场所听到的
的确是很疯狂的 我要用这个词来形容
罗伯特的那些很疯狂的想法
与循证医学的教条对立
而这是个问题
他开口时总会说 你看 想法是需要
这都是很独特的想法 它们仍需证实
所以他不是以科学标准来看待这一切
因为在你开口说话之前
你需要去验证证据
这是反知识 是反事实
反循证原则 这样的话语让人十分不安
碱性午餐时间
我即将被罗伯特的影响力所震惊
你认识《实说健康》的两位作者吗
娜塔莎·柯莱特和薇琪·艾迪生
认识 是我的学生
学习我的理论好多年了
她们在写这本书的时候
还专门打电话给我
想加一些我的看法在里面
-那你看过校对稿 -没错 我看过草稿
我看过这本书的草稿
我很乐意协助那些
有心帮助其他人获得更好身心状态
拥有更好生活的人
而这直接关联到食物
这本书的出版方
告诉我们他们从未直接咨询过罗伯特

《实说健康》

娜塔莎·柯莱特 薇琪·艾迪生
或寄校对稿给他
两位作者不予评论
我们想联系娜塔莎·柯莱特
了解她对于罗伯特·杨的认同
以及他对《实说健康》一书的影响
但她选择不与我们谈话
早上好 伙计们
在刷我的图享 每天早上的习惯
我只是想…
一开始这个活动的时候
我们只有二十个粉丝
现在涨到了268个 只过了不到十天
我觉得我们的势头很猛
但最好玩的是这些关注我的人
我觉得这时候昵称很能说明问题
比如 你看这里
希望·素食·辣妈 我喜欢这个
还有叫”心灵炖煮“的 不知道是啥
还有这个 恶毒·食素·女武
回到《艾拉美味食谱》
有五十多万人崇尚素食主义
艾拉就是其中之一
但艾拉喜欢称其为基于植物的饮食
对我而言 基于植物的重点是”基于“
你明白吗

艾拉·米尔斯

《艾拉美味食谱》
所以你可以以它为基础进行添加或改变
重点是分享以植物食材为基础的食谱
而不是说 你再也不能这样做了
这绝对不是我所倡导的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艾拉在生病的时候
产生放弃蛋奶肉的想法
当时你上网搜索 尝试改变饮食
你觉得你受谁影响呢
有很多不同的人
我读的第一本书是《救命饮食》
-好的 -作者是科林·坎贝尔
-好 -我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
我一直很喜欢科学 在学校学习科学
高中时选修生物 而这本书里都是科学论证

《救命饮食 中国健康调查报告》

《救命饮食》被誉为
“有史以来最全面的的营养学研究”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理解
食物真的潜藏有强大的作用
这是我以前从未想到的
最重要的是
蔬菜
真的可以是
很棒的东西 能对你造成影响
这我以前根本不会想到
太烫了吗
-好吃 -太好了
味噌
味噌太赞了
就是这样 全是香料的功劳
你需要香料
需要这些味道让蔬菜风味十足
你说得对 每一样都太棒了
《救命饮食》卖了两百万册
几百页的篇幅中
T·科林·坎贝尔教授推行植物性饮食
声称是最有利于我们健康的
坎贝尔教授在2005年出版《救命饮食》中
称植物性饮食是有益的

植物性

而动物性饮食则不是
事实证明非常有影响力
举个例子 比尔·克林顿
在与心脏病抗争的过程中
据说正因读完这本书而改变了饮食习惯
我们去看看论据是怎么来的吧
我来到俄亥俄郊区与《救命饮食》的作者

帕特森水果农场

T·科林·坎贝尔教授会面

帕特森水果农场

应该会很神奇
因为我不确定理念和科学如何并行
科学以客观性为基础
以你的成果能被其他人
重复验证为基础
真正的危险在于证实性偏差
也就是说你只看到你想看到的
而不是数据显示的
我很好奇坎贝尔教授对于他研究的热情
是来自于事实
还是从数据中想象出的理论
你好 坎贝尔教授吗
-是的 -我是贾尔斯
-很高兴见到你 -我可以叫你科林吗
-当然 -太棒了 科林
科林是植物性饮食
最有影响力的支持者
-我们上车 -好的
我从来没开过这个
我从来没开过这个
我可以教你 我打高尔夫
好的
上世纪三十年代 科林成长于一个奶牛场
作为一个年轻的营养生物化学家
对于吃肉他没有质疑
在某种意义上 对于营养
我们都曾相信来源于动物的

T·科林·坎贝尔教授

《救命饮食》作者之一
动物蛋白质是所有营养中最重要的
1966年 科林在菲律宾
帮助营养不良的孩子摄入更多蛋白质
我看到了和我所想不一样的结果
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有报告显示
四岁的孩子患有肝癌
科林认为这可能于饮食有关
被认为有更多蛋白质摄取的家庭
孩子却更多患有癌症
在实验室里 科林将癌症注入老鼠体内
然后给它们喂食不同水平的酪蛋白
酪蛋白是牛奶中发现的蛋白质
结果显示摄取百分之二十蛋白质的动物
都得了癌症
癌症急速扩展
而摄取百分之五蛋白质的动物 没有得癌症
还有更多有说服力的证据
我们可以通过调整蛋白质的水平
来控制癌症的发展
真的很令人激动
我相信
蛋白质这件事具有重大意义
确实很厉害 但那只是老鼠
跟人体没有任何关系
我对于你将老鼠和人类
做直接转换深表怀疑
坦白说正因此才有了《救命饮食》研究计划
你怎么看图享
我没怎么用过 所以没什么意见
没什么意见
太棒了 当我回到有无线网络的世界
我一定会上传的
动物实验并不总是可靠
但是它们让科林相信
食用动物蛋白质与癌症有关
1981年 他开展了一项庞大的人类研究
《救命饮食》是一项以人口为基础的调查
它研究了中国农村的疾病发病率
坎贝尔教授和他的同事
收集了居住在六十五个不同村子
共六千五百人的数据
想借此来研究
饮食与健康间的关系
科林寻找动物蛋白质和疾病间的关系
我们发现包含更多动物蛋白质的饮食
与癌症的增长率有关
还与心脏病的发病率有关
但是关于动物蛋白质的数据并不明确

《救命饮食 中国健康调查报告》

所以我们不得不以间接和全面的方式来看
然后我们发现 举例来说
血胆固醇是个很好的例子
它的改变与消耗更多动物蛋白质
或者消耗更多肉食有关
所以你是用胆固醇来代表蛋白质
代表 是的 重要代表
科学家在观察数据间的相关性时
偶尔会使用代理模式
但是这种模式有时会靠不住
为了理清
食用动物蛋白质与疾病间的关系
科林依靠A 即肉类摄入量增加 与B
即胆固醇水平升高 之间的数据联系
然后他依据附加数据
联系升高的胆固醇水平与升高的患病率C
问题在于 吃肉以外的其他因素
也会影响胆固醇水平
例如遗传因素
所以因素A不一定与因素C关联
因此 在这种情况下
代理方法可能不太适用
你会不会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而忽视数据证明的事实
这一点提得很好
我非常警惕”证实性偏差“
-好的 -所以我在研究时尽可能
客观地看待问题
并且我们在调查分析时
会向其他人展示数据
一家之言是不够的
我强调这一点很多遍了
《救命饮食 中国健康调查》
它的数据集不是为了得出一般性结论
它的证据还不够有力
中国健康调查计划还不足以下一般性结论
但是科林著书时声称
植物性的食物有益健康
而动物性的食物则无益
你的作品激励了无数人
包括像艾拉的一类人

《艾拉美味食谱》

反过来 这些人写的烹饪书
以及他们做的其他事情
-又在影响着上百万人 -对
我想知道的是
当你提出营养方面建议时
这些建议可以说
相当极端
要求人彻底移除一个食物群
不 等等 我来跟你说
它的确要求一点改变
但是我所描述的是一个目标
我之所以定下这个目标
不是因为它有充分的科学依据支持
我说它是目标只是因为
饮食结构朝这个目标改变的过程中
我没发现任何害处
我不是假装权威地抛出这个理论
说它适用于所有人 我没有这么说
我只是说这个理念
就其对人类健康的贡献而言
比我所知的其他任何理念都好太多
在西方 许多人都在摄食过多的肉类
有证据显示 大量食用牛羊肉及加工肉类
可致大肠癌
但是《救命饮食》的理念
为了健康而拒绝所有动物性的食物
其科学性尚未证实
你如何看待
这个理论无凭无据这件事
我不是医生
也不是科学家
我也从不假装自己是
我读过很多书
看过很多纪录片
归根结底 它们都有一个中心思想
就是多吃天然食品 少吃加工食品
多吃蔬菜 这是很有效的
前几天 我在图享上传了
一张我的早餐照片
如你所见
香肠鸡蛋搭配松饼和一杯茶
我当时想
我只是想充实一下我的图享
结果三天内我掉了三十个粉丝
三十个粉丝
就因为我发了一张有香肠的照片
我觉得 香肠再见了
我再也不发香肠照片了
为了”净化饮食“我以后坚持面条和米饭
我无法与净化饮食的基本理念争论
即多吃蔬菜和原生态食物
但净化饮食通过社交媒体
正在改变我们与食物的关系
而这可能并不乐观
我受够了看一些完美的食物照片
我发现我在关注一些健康网站
以及特定的几个博主
他们反而让我感觉自己更糟糕了
而不是更好了
我想要向第一位网上记录和分享食物的女性
提出社交媒体的弊端
-是不是很棒 -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当然 - 我知道有点冒昧
能一起拍照发图享吗
-可以吗 -当然
去桌子那边拍吧
木桌好看一点
-好做背景 -专家啊
我喜欢
网络上艾拉将自己与品牌紧紧联系在一起
她的成功归功于此
看谁拍得好
六周
288个粉丝
-不错 -不错吧
-是啊 -你有多少粉丝
比你多一点
多一点 290吗
不 我们快到一百万粉了
这些人中间有很大一部分…
即使都是聪明人
应该知道这是品牌宣传
实打实有产品生产的品牌
但他们认为你真的是这样生活的
但我确实是 这是关键
这也是为什么我都是发的照片
而不是什么二十四小时生活全纪录
因为我就是这样生活的 我就吃这些
我的早餐就是这个
但我确实修了图让它变得更好看
这更能吸引大家
我想做的是去鼓舞别人
而不是仅仅说些诸如
我的狗在床上撒尿了 没赶上火车
赶不上重要会议了什么的日常琐事
作为研究肥胖的科学家
我知道我们与食物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
社交网络会不会造成
饮食失调呢
我认为是有可能的
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提供充足信息
避免人们断章取义
我认为这与食物无关
这是社交网络的问题所在
我认为整个社交网络 作为一个集体
就存在相应的责任
这可是一生一次的机会
我得把握好
我社交网络之旅的终点
在我意料之外
我要做个鬼脸
但我的调查之旅还没结束
我要弄清楚
甚嚣尘上的伪科学到底是怎么回事

碱性

在酸碱奇迹农场
罗伯特·杨博士的研究相比其他专家的说法
更加激进
伴随的后果也非常严重
他在水上走
罗伯特数百万美元的商业价值建立在
他声称能用食物预防所有疾病上
再严重的病他也能使其好转
他在网上向世界各地的癌症患者

酸碱奇迹生活
我们所说的疾病不过是临床表现

兜售”希望之音“
你给多少癌症患者做了治疗
首先 我们不负责治疗癌症

罗伯特·杨博士

《酸碱奇迹》作者
我们负责帮助人们理解癌症
告诉他们如何转变生活方式和饮食结构
罗伯特对于癌症的观点
跟医学常识相悖
如果一个人是有癌症的
我用了形容词
而非名词
因为癌症是环境造成的
过酸的状况
罗伯特的解决方案是注射碱性营养物质
因为他说”万病不离其宗“
各种病痛都是
血液和体内组织过酸引起的
-这是生活饮食思考方式不当造成的 -好
自2005年以来 超过八十名癌症患者
来此接受治疗
他们都住在这
在2011年
加利福尼亚医委会
展开了对罗伯特的酸碱奇迹牧场的
秘密调查
{\an2}我们有记录表明碱性饮食
{\an2}可以帮助有癌症患者
一名来治疗的女士引发了关注
随着调查继续
一位患有胰腺癌的澳大利亚病人去世了
她在哪里去世的
-她在这里去世的 -在这间屋里吗
是的 我据我所知是这样
她是在这间屋里去世的
是的 我认为是这样的
当时我不在这里 我在外地
吉尼亚·万德哈根死于充血性心力衰竭
即心脏周围充满液体
根据发票记录
她在31天内接受静脉滴注33次
输液的药物包括碳酸氢钠
他们声称这是一种碱性药物
每次收费550美元
其中一部分是罗伯特本人亲自开的
是谁让病人30天输液30次
他们是在医院进行输水治疗
但我不是医生 所以不是我让病人输液
-所以你是撇清所有责任 -不是
这块地是你的 这个地方是你的
-这是你开的机构 -不是这样的
不是我不承担责任
我因为这件事上了法庭
因为这件事在打官司 但是
我确实在承担责任
但底线是 我经营的机构
是让人自愿选择来参加自我保健项目
一个到酸碱奇迹农场治疗的
英国女人的遭遇
揭露了罗伯特的经营方式
奈玛·豪德-穆罕默德
是一位年轻的英国陆军上尉
奈玛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斗士
她拼尽全力通过选拔进入
桑德赫斯特[英国皇家陆军官校]

阿夫扎尔·阿敏 前英国陆军上尉

奈玛·豪德-穆罕默德的朋友
她在桑德赫斯特时也拼尽全力
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问题她都努力面对
无论是陆军滑雪 还是任何事
对于她来说 这件事
是她胜利列表中的另一场战役
从桑德赫斯特毕业后她被诊断出乳腺癌
只能再活六个月
她拒绝接受这就是她生命的终结
再活六个月就要死去
奈玛偶然在网上遇到了罗伯特
并和他有过邮件往来
他鼓励她来牧场进行”康复项目“

你好奈玛 我检查了你的血液

该项目至少需要八至十二周
你在一封邮件中声称这是一项康复项目
-这就是康复项目 -康复项目的意思
是你治疗病人并试图治愈癌症
我没说治愈
实际上 我从来没说过我们能治愈癌症
你都不承认癌症是一种疾病
在一封邮件中 罗伯特坚持要求奈玛提前付费

亲爱的奈玛 根据血液化学检验

你在她到这里之前
就不断要求她付钱
这样做的原因是需要支付医生的费用
按摩师的费用
灌肠的费用
但我已经确保在支付这些人费用的前提下
给她最低价了
奈玛凑齐了数万英镑
才来到了酸碱奇迹农场
当时她充满信心
认为通过她的意志力以及这个疗法
她可以康复
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就是觉得 “我可以好起来的”
问题是如果你已经到了癌症晚期
会处于一种极度渴望治好病的状态
就会变得非常脆弱
-正是如此 -她什么都相信都想试试
我什么都没有给她推销
我也没有强迫她来这里
这是她自己决定的
奈玛的治疗费用超过七万七千美元
在酸碱奇迹农场治疗三月多月后
她的病情恶化并被送往医院
十月初
那时她从美国联系到我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说过的话
她对我说 请转告我的父母我爱他们
请你照顾好他们
那时候我明白了 她已经接受这个事实
这项治疗没有效果
她快要死了

碱性营养疗法在预防和逆转癌症状态中的作用

在已知的八十一位
在牧场接受治疗的癌症病人中

人体健康

调查表明他们去之前的预期治愈率
约为15%
最终却没有人幸存
没有临床试验表明…
碱输注疗法有任何效果…
是否有效尚待研究
奈玛被送回英国 在家人陪伴中离开人世
年仅27岁
他们感到完全被欺骗了
骗取病人钱财的人太卑鄙
我想这是最令他们震惊的原因
为了谋取些许钱财
他竟可以戕害人命
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经营这个治疗项目时是什么感觉
你是否有些许的 懊悔
那个词就是懊悔
我没有懊悔
因为从这项治疗中得到帮助的人
没有上百万也有好几千
我控制不了人们做什么不做什么
他们是否喝汤药或者遵循治疗方案
都是个人选择
调查显示罗伯特并不是医学博士
他的博士学位是从某个学历工坊买来的
在法庭上 针对他的两项盗窃指控不成立
但他因七项非法行医指控中的两项
被定罪
在他被拘禁
等待接受审判时
他给一名雇员打了一个电话
{\an2}客户病人们怎么样了
{\an9}从圣地亚哥县监狱打来的电话 2014年1月
{\an2}他们还好 他们还不错 正在做灌肠和按摩
{\an2}有些四处溜达 大家都很好
{\an2}你跟他们解释过了吗
{\an2}我们会开一个简短会议
{\an2}这是我们医治癌症要承担的风险
罗伯特现在面临长达三年的监禁
你被判处监禁
你认为这对你的运动有何影响
会继续下去 因为它是真实的
它帮助了世界上数百万的人
它一点也没有减速
这并不是因为我
因为我也只是整个谜题的一部分
正如你给我看的那本书一样
有人相信碱输注疗法
而该疗法也帮助了世界上数百万的人
离酸碱奇迹农场不远
是一片被叫做地狱洞峡谷的荒凉地带
是反思罗伯特·杨碱性食物疗法
所带来噩梦的好地方
我今天所学到的为我们揭开了
伪食物科学的真面目
伪科学给出的不再是关于蔬菜和肉类的饮食建议
我认为利用这种伪科学来害人

注意减速路障

来操纵社会中最脆弱 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这些”净化“大师们试图帮助大家
健康饮食并没有错
然而他们与日俱增的影响力
使其必须担起证明那些承诺的责任
现在净化饮食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人士
坦言该运动已然脱离了正规
我认为”净化“这个词
已经变得太复杂 过于累赘
净化意味着肮脏 这是负面意思
我们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对于”净化“被赋予如此离谱的含义
我也是很无奈的
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开始被如此使用的
根据我自己的理解 没有那个意思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词 它指的是自然的
就像那种未经处理过的
而现在它跟本不是这个意思了
它现在意味着节食 意味着时尚
国民保健署提倡大家均衡饮食 包括水果
蔬菜 谷类和乳制品 并限制食用肉类
一个简单而朴素的事实是
到目前为止 科学并未发现任何其他证明
我现在知道了两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一个讲科学 讲证据和客观性的世界
一个靠信念驱使的
由个别人证明的 宣称”净化“
以及食物能够替代药物的世界
作为科学家 我知道哪个世界能够延续

在制作这个节目的时候

娜塔莎·柯莱特作出了以下说明

“我们相信我们的身体需要摄取健康和富含营养的物质

但我们同时相信生活必须是有节制的”
娜塔莎·柯莱特

· 2020/11/07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