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冯子新

冯子新


冯子新话题

注意:本文仍在编辑中,可能存在错误信息

布雷特对话 冯子新目录

1:52 欢迎冯子新
5:20 断食案例研究
12:04 肌肉损失怎么办?
17:50 IDM项目有帮助的原因
20:08 长寿
29:05 癌症和断食
39:48 断食和多囊及生育
51:08 现在疾病与一百年前相比
54:11 了解冯子新更多

欢迎冯子新

布雷特博士: 今天,我很高兴能与IDM项目的冯子新博士一起加入。现在,冯子新在间歇断食治疗肥胖症和糖尿病方面具有革命性意义,在本次讨论中,我们涵盖了很多内容,我们做了一些进一步的介绍,您会听到冯子新对其他疾病如癌症的看法,多囊卵巢综合症甚至长寿相关的也有些,它们如何与胰岛素过多的类似过程相关。

我们将讨论断食相关存在证据水平的地方,以及如何在有证据和无证据的情况下与患者接触。我希望大家能从这次采访中获得很多结论信息,以了解如何在生活中实施这些信息(如果您遇到上述任何一种问题),以及如何避免胰岛素对我们的生活和健康的影响,如何实施断食来解决这一问题。

现在,公平地说,断食对不同的人意味着很多不同的事情,因此我们讨论断食定义,并讨论确保安全进行断食的方法,因为这非常重要。因为某事很好,并不意味着做更多就更好,而且我认为这也是断食的一个重要收获,在监督下进行,安全地实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这也是冯子新致力于职业生涯的很大一部分

现在,冯子新仍然是一名执业的肾脏科医生,这一切都是从那开始的。但是现在通过IDM项目,他吸引了更多的人,更多地宣传了间歇断食的益处。 冯子新博士,非常感谢您来。

冯子新博士: 很高兴来到这里。

布雷特: 您能来真高兴 。我们之前已经邀请了梅根·拉莫斯(Megan Ramos),她与您一起参与IDM项目,并谈论了您和她以及整个团队正在做的出色工作,将断食作为代谢健康和逆转糖尿病和减轻体重的工具,这是不是有争议吗?

冯子新: 我认为这是因为在过去20到30年中,这实际上不是标准的工具。在此之前,人们不太在乎,但是在过去的30年中,每个人都认为必须吃吃吃,然后减肥,断食这一切以及其他所有东西之所以引起争议,主要是因为断食违背了常规。我的意思是,当我第一次想到断食时,我也认为这是一个坏主意。

然后您会听到很多,就像会消耗肌肉,破坏新陈代谢,不要跳过早餐一样,所有这些使断食听起来真的很吓人,直到意识到人类断食已经几千年了。

布雷特: 是的,当谈论断食时,我认为定义确实很重要,因为有些人会想到10天、15天的长期断食。您在治疗计划中使用的断食通常时间较短,是不是?

冯子新: 是的,确实如此。例如在60年代在做这些研究时,会做30到60天的断食,必须知道那些并不很胖的人。那些人体脂非常低,因为肥胖程度不高而且断食60天,好像不是一个好主意,这就是陷入困境的原因,例如他们不应该断食,但是做了一些研究。

我的意思是说,我看着有些研究非常令人难以置信,例如其中一项研究有9个人差不多断食了30或60天,然后给了大量的胰岛素。我在想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答案是:“只是看看会发生什么。” 因此,他们把糖分降低到非常低的水平, 简直太低了。

大家都抱怨那些研究无症状的意义,所以没人会去做同样的研究,不必去做,不必冒险。这样一来,人们会更倾向于短期断食,没有理由不去做。而且,必须了解到断食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早餐(breakfast)一词出现一样,先饱餐(feast),然后再断食(fast)。

那是怎么回事?实际上每天的日程中都包含断食一个词,现在断食12个小时就被认为疯子,就像70年代人们想的那样。所以到如今,被认为超过两个多小时不吃东西就不应该,那么正常的夜间断食算什么?

断食案例研究

布雷特: 是的,这就是解释断食背后科学原理的难度,因为取决于如何定义断食,如何用科学来解释。您和IDM项目团队最近刚刚发表了三个案例研究,这些研究显示出断食有一些显著的益处,人们可以在断食后的几天之内去除胰岛素并逆转糖尿病,这三位病人采用了断食不超过24小时的隔天断食。

冯子新: 太神奇了。这三个中年人都患有20至25年的2型糖尿病,其中大多数人服用胰岛素和大剂量使用5年以上,每次服用药物60单位,最多需要18天时间就去除所有的胰岛素

布雷特: 最多18天,这太不可思议了。

冯子新: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很快就变得更好,还有我们使用的断食日程计划,一次24小时之内,每周3次。他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明显逆转了2型糖尿病 ,即使一年后,我认为根据分类,他们中的两个都退出了所有药物和非糖尿病的治疗,如糖化血红蛋白A1c,我认为其中一人仍在服用二甲双胍,但所有胰岛素都去除,排除四分之三的药物,所以这项干预措施(断食)实际上是免费的,对任何人都可用,并且已经使用了数千年,现在进行得很好。

有些人能很快变得好起来,有点令人惊讶,正如我说的那样,这确实是我们需要的,人们需要了解,因为2型糖尿病会导致很多疾病,因为是20年糖尿病,我们刚刚证明了这完全没有必要。患有20年2型糖尿病对他们的心脏、肾脏和眼睛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布雷特: 这完全是可以预防的。

冯子新: 确实,就像在一个月内他们就可以改善整个状况。

布雷特: 现在在病例系列中,他们除了间歇断食外,还接受低碳水饮食。那么,当间歇断食时,是否发现成功进行低碳水和高碳水饮食有何不同?

冯子新: 是的,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建议所有2型糖尿病患者都采用低碳水饮食,这实际上是一致的。我认为2型糖尿病主要是高胰岛素血症,低碳水饮食和间歇断食都应能降低胰岛素,因为如果在一种胰岛素过多的疾病中降低胰岛素含量,将变得更好,比如多囊PCOS,如果胰岛素过多,则必须降低它。

患有1型糖尿病的人,如果没有胰岛素,就必须服用,这将变得更好。这并不是说胰岛素是邪恶之类的东西,它是在所有相关联的,例如,如果胰岛素太高,则必须将其降低;如果胰岛素太低,则必须使其升高,这就是变得更好的方式。

布雷特: 是的,非常简单的视图,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可能会使他们更加困惑,他们只需要在那里实现这个视图即可。对断食的担忧是安全性。一个是静息代谢率会因断食而下降,要考虑断食时间期限吗?

冯子新: 是的,可以肯定的是,当查找现在一些研究发现,没有人对60天断食进行研究,但已有关于隔天断食的研究,而其中许多研究都不是真正的断食,所以必须进行一些推断。

有一个指标是可以测量静息代谢率,与长期热量限制没有明显差异。实际上,有很多研究涉及,须选择其中的一些研究,大多数研究表明,隔天断食和相关案例表明,新陈代谢率的下降较少。在连续四天断食的研究中,与开始相比,在四天结束时的代谢率实际上高出10%。

这全都归结于生理学,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对此激动。如果不吃东西,胰岛素就会下降,我们知道这肯定会发生,当胰岛素下降时,反调节激素就会上升,之所以被称为反调节激素,走向胰岛素反面的原因,其中主要场景是紧张,而不是对抗。

布雷特: 所以,紧张是指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

冯子新: 是的,肾上腺素,所以基本上这是战斗逃跑反应。如果您看到狮子并开始紧张,准备好战斗或逃跑,反应非常快,身体会增加激素,交感紧张或肾上腺素的上升,从而将葡萄糖真正地带入血液,身体充满了葡萄糖,可以用来逃跑。

这是医学院的生理学就有的,皮质醇也是,皮质醇是反调节激素之一。考虑一下,如果开始紧张,就知道正在激活自己的身体,这就是交感紧张,副交感神经,正在将其调低,但是正在激活身体,该怎么办?这会影响精力吗?这将增加能量,将增加代谢率。这本是医学院的东西,为什么要争论呢。

所有研究都表明,对隔天断食之类的真实场景研究,其对基础代谢率的影响可能较小,其中的大多数都允许热量摄入等等方式,对其进行一些解释。为什么我们为此要担心?这个概念从何而来?如果断食将会降低新陈代谢率,这实际上与我们在医学院学习的知识以及不吃时发生的情况背道而驰。

布雷特: 至少断食1至3天,可以确定这么说。

冯子新: 是的,如果是30天和60天的,所谈论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几乎没有人这样做,我们通常也不建议,对我们来说,要想为什么冒风险。如果您想做30天断食,很好,但是如果您观察一下,功能更强大,但风险更大,那么为什么不做更多更短的断食呢?这就是我们进行的某种趋势。在60年代喜欢断食的差不多是一个月吧,如今只断食16个小时就引起了争议。

肌肉损失怎么办?

布雷特: 是的,时代变化真是太神奇,所以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瘦体重、肌肉损失、氮浪费,以及如何测量这些,似乎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

冯子新: 是的,可以再次确定氮浪费,然后要说,是肌肉还是不是肌肉?不是所有的蛋白质都是肌肉,对不对?

布雷特: 所以,我实际上应该弄清楚氮浪费,这意味着要对尿液中的氮进行测量,然后问题是氮从人体中是哪里来的?

冯子新: 对,对,我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您的观点。如果您谈论的是精英运动员,那么这与我谈论的大多数人完全不同,大多数是肥胖的中老年人。他们有很多多余的蛋白质,我们并不是在谈论精英运动员,但是如果进行测量,则有研究表明,肥胖的人通常比正常人多20%到50%的蛋白质,那就是皮肤,那就是结缔组织,有大量的皮肤。

如果看他们进行皮肤手术的程序,比如40斤皮肤,那不是脂肪,那是蛋白质,过量的蛋白质,在特定类型的2型糖尿病肥胖症患者情况下,不得不认为身体可能会使用其中的某些蛋白质,因为这是蛋白质所必须的作用。再者,如果查找比较间歇能量限制(IER)与长期热量限制(CR)的研究,有比较少的相关研究,其中大多数研究通常表明肌肉损失比率比较少。

例如2016年发表于肥胖症的一项研究表明,瘦体重的百分比增加了约0.5,这是因为人们由于长期热量限制而减肥,但间歇能量限制或断食会使体重增加2.2% 。因此,如果使用断食策略,则可以更好地保持瘦体重,但这是短期断食,24小时或更短的断食策略。

再次考虑一下,如果身体没有食物,会绕过多余的蛋白质皮肤连接组织,直接使用心肌,想想那样身体真的非常愚蠢。我想说,如果24小时不吃,会使横隔膜坏掉,为什么身体会这样做吗?

布雷特: 基本上,肌肉就是肌肉。那么,如何知道针对某些肌肉而不是其他肌肉呢?

冯子新: 没错。身体会去掉不需要的东西,如果身体很愚蠢,将如何生存下去,愚蠢到每次不吃东西时,都会分解肌肉,我们再想一想。就像我经常做断食一样,所以如果我每次断食24小时每次都失去二两肌肉,那现在我的肌肉应该为零,我应该是个巨肥的胖子。相反的是,我的身体与几年前不断食时几乎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布雷特: 您是否建议进行阻力训练以尝试刺激肌肉生长或在断食期间保持肌肉,还是您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冯子新: 毫无疑问,我认为这样做总是好事,但事实是身体非常聪明。如果在身体系统上施加压力,身体将通过变得更强壮而做出反应,肌肉就是这样运作。对肌肉造成一点点伤害,然后重建肌肉使其变得更强壮。在骨骼上加重,骨骼就会变得更强壮。如果您看看宇航员失去重力,他们的骨头突然疯狂的变坏了,他们的肌肉疯狂一样变坏了。安排一个人,让他住院,然后让他只卧床休息,记住是卧床休息五天。要做的是减轻肌肉的压力,减轻压力,那人就立即开始失去肌肉,因此,如果您想失去肌肉,这就是失去肌肉的方法,请整天坐在床上。和进食有什么关系呢?吃东西不会使你肌肉发达,否则我们都会成为一个人人都像阿诺德·施瓦辛格的国家,是不是?

当然不会发生,那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事物。锻炼肌肉而建立肌肉,然后在不锻炼肌肉时失去肌肉。如果正在锻炼而不吃,那么身体将想像出一种锻炼肌肉的方法,就是恢复原来的样子,否则看看,那些美洲原住民和所有曾经过这些锻炼的人,在盛宴和饥饿的循环中,并没有像在草原上奔跑的大胖子。

他们苗条,肌肉发达,而且很强壮,因为身体对此做出了反应,而我认为身体如果不能适应生活才是真的愚蠢。

IDM项目有帮助的原因

布雷特: 身体知道的有趣观点,我们只需要听取和帮助即可。然后,显然还有很多其他问题,要确保水分充足,并有足够的钠摄入量,并在必要时减少用药,我认为,要靠自己做,而不是在专业指导下进行断食,这是一个大问题。请告诉我们对此的看法以及您正在为此做些什么。

冯子新: 是的,我们的IDM项目就是,因为断食不容易,所以基本上是为了提供人们所需的教育。断食可以有作用,但是不容易,也不好玩,是不是?宁愿自己吃甜甜圈,但断食很健康,就是这样,可以改善健康,所以需要对期望的知识有所了解。例如,如果断食时知道头痛很常见但会消失,则很好解决。如果您感到自己饿了,并且有一些提示可以帮助您解决饥饿感问题,那么这将在断食方面为您提供帮助。

这是关于接受适当的教育,这是我们通过IDM项目提供的,同时也提供了社区支持,这才是很多事情背后的真正米面,而不仅只是减肥,例如减肥者不是从节食开始的,而是从那些减肥公司赞助的会议开始的,这就是秘密吧?戒酒支持组织也是如此。

并不是他们不知道喊,“嘿,别喝酒”。那是有支持小组和相关赞助商的事情。与社区一起做就容易多,这就是所有这些断食的社区,他们断食的秘密就是,”嘿,每个人在断食,嘿,每个人都不吃,每个人在斋戒,嘿,赎罪日,每个人在断食”,这样吆喝并不有趣,但是这样做会比做之前更容易些。

如果您想断食,并且每个人都在告诉您很愚蠢,快去吃东西,就像您在眼前所知道的那样,坚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您还不知道自己必须向自我设定的成功而努力,这就是我们希望IDM项目所能做的。

长寿

布雷特: 这是一个好办法,周围有很多断食社区,这些社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人们可以自我支持,我认为很有价值。现在您从断食的两个角度来研究断食。一个是治疗糖尿病、肥胖症和胰岛素抵抗,另一个是促进长寿,这是另外一整个研究领域。现在随着您的《长寿解决方案》一书,您似乎已经对长寿有了更多的了解,因此请告诉我们一些有关您专注于长寿而不是仅仅治疗和逆转疾病时心态如何变化的。

冯子新: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这实际上是如何在整个生命中保持健康的问题,因此我们在该书中查了许多古老的养生方法,我不是在出售最新的补剂会让人永远活着。

我不认为长生药是存在的,但是有些实践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被认为是2000年前的健康实践,我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这些实践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如果什么确实对人们不利,而人们做了将会死掉。

因此,这些习俗或食物或其他东西都可以幸存下来的事实,意味着可能存在某种东西,某种有趣的东西会让科学家开始追赶研究,断食是其中之一,如果看一看长寿科学,真正突出的一件事是热量限制。在大多数动物研究中,这可能是最长寿最单一机制的研究。

但是间歇断食是其中的一种玩法,它是一种限制总热量的方法,也许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做到,但至少它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了,而不是像限制蛋白质或限制碳水那样没有用太久。间歇断食是一个做到这一点的方法,生理原因是许多生长因子也是营养传感器,如果研究衰老的理论以及为什么衰老,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或某种意义上,生长与长寿之间需要权衡取舍。

例如汽车,对引擎进行改装后,就可以从中获得高性能,但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会耗尽。这是同一回事,如果身体在不断地成长,疯狂地成长,那么可能会做同样的事情,更快地烧尽。因此,生长程序可能与长寿程序不符,因为这可能是同一程序。

布雷特: 这是其中的一部分,当触发或刺激生长时,将要生长健康的细胞,但也不能仅仅将其限制在健康的细胞内,因此潜在的癌细胞生长或异常的细胞生长会导致慢性疾病,因此我们不一定要区分。

冯子新: 正是因为它们是同一事物的组成部分。例如,当您查看生长路径时,您会发现类似IGF1的东西,它是一种胰岛素生长因子,因此胰岛素和生长因子都非常相似,都是生长激素。

您可以看一下厄瓜多尔矮人的一群,所谓侏儒,令人着迷的是这群矮人,在西班牙受到迫害,宗教法庭将他们赶到厄瓜多尔,因为这些矮人很少,他们都是彼此结婚,人口稀少,几年前研究者跟随这些矮人时,意识到了这些家伙实际上既没有患上癌症也没有糖尿病,然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IGF1,哇喔。

所以,这是您所知道的:如果您减慢了增生长程序,那么您也许可以变得更好,这一切都取决于生活的哪个阶段。因此,如果是一个孩子,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希望该生长程序能够正常运行。

布雷特: 对。就其定义而言,生长并不坏。我们需要生长,也需要增长肌肉,这也是健康的一部分,但正在寻找平衡,这可能很棘手。

冯子新: 是的,但是现在如果要长寿,那么平均寿命是大家所知道的,如果是在中世纪,则平均寿命是30岁,那没关系,尽所能地努力活下去,没关系,因为会死于黑死病或其他什么病,是不是?

因此,这并不重要,但是现在,如果要超越80或90岁的寿命,则必须变得聪明一点,因此就像引擎一样,不能全速运行,要看什么能最大程度地刺激生长,就必须减少一点,例如胰岛素,例如生长因子mTOR和AMPK,都是营养物传感器,而真正有趣的是,营养物传感路径是实际上是相同的生长路径,因为人体必须知道何时可以获取营养。

布雷特: 营养素传感器意味着它们仅在体内含有营养素就被打开或抑制。

冯子新: 是的 。例如,,,如果有食物进来,身体现在应该怎么办?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进食,胰岛素上升,蛋白质,mTOR上升,再比如,如果吃脂肪,AMPK也会下降, 它们是营养传感器,是人体检测营养物质是否可用的方式,它们实际上与生长完全相同。

现在,当您知道了生长路径,过了30岁不想全力开动,因为想活到80岁。如果您现在想长寿,实际上减少生长路径,意味着减少那些营养感应路径,即胰岛素、mTOR和AMPK,这就是断食的作用。

布雷特: 所以,问题始终是,这个门槛在哪里,因为长期热量限制可能会降低它的刺激作用,有句老话,它可能不会使你寿命更长,但可以确保你感觉寿命更长。做起来不是那么愉快。是的,所以间歇热量限制或间歇断食,阈值在哪里,我们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不必测量mTOR和AMPK激酶。很难衡量,因此我们必须使用替代指标,那么您要用什么作为指导,说是在进行这种级别的断食以帮助长寿的过程中最大的优势呢?

冯子新: 是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实际上归结为保持某种稳定的体重并确保没有内脏肥胖。因为我们确定的是新陈代谢综合症会缩短寿命,对。

会带来心脏病,会带来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癌症等。而且这不取决于体重,而取决于腰围,2型糖尿病和高甘油三酯血症以及所有类似的事情,这些都很重要,并且显然与高胰岛素血症等密切相关。要寻找与疾病明显相关的替代指标,将影响寿命和所有这些因素。

如果您在断食,体重刚刚下降,那么您可能不需要这样做。但是,另一方面,经常这样做可能是非常有益的,如果再看一看,就像人们已经做了几千年的古老健康实践一样。每年一次,做一个更长的断食,只是为了清理所有东西,重置所有东西,然后从那出发,是否需要做更长的时间?也许不会。

但是,如果您体重300斤,患有2型糖尿病,则您可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因为这些胰岛素的生长路径非常复杂。对mTOR来说,这很难,这确实是困难的部分,我们花费大量时间讨论最佳蛋白质和物质的种类,但这确实非常难以衡量,因为它不那么容易看到。

癌症

布雷特: 是的,对于一件很难衡量的事情,mTOR肯定会获得很多焦点和讨论。这是一个颇有争议的问题,因为我们需要它来生长,我们需要它来增强免疫功能,但是我们不能拥有它,我们不应该一直将mTOR激活,而这种担忧的一部分就是癌症。

因此,这是您一直在大声疾呼的另一个领域,即与癌症相关的断食和胰岛素,这也可能引起争议,因为癌症是一种理论,认为涉及所有的基因突变,并且正在开发的抗癌药物是高功率武器,可以说是针对癌症的特定遗传变异,然后是新陈代谢疾病的另一面,或者可能是两者兼有。

那么,您如何将断食纳入癌症预防或治疗的思想中呢?

冯子新: 是的,我认为癌症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自从我上医学院时,都谈到了遗传学,这完全是一种遗传疾病,它只是遗传学、遗传学、遗传学,是一个突变,是遗传突变,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找到突变,那么我们就可以阻止它,我们当然要治愈癌症,但目前没有。

因此,有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因为该计划将治愈癌症,然后取得了癌症基因组图集,这是发现癌症突变的更加雄心勃勃的尝试,因为我们认为存在一两个突变。事实证明,这里存在着数百种突变,而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突变,所以一个人的乳腺癌细胞到乳腺癌可能在另一个人身上有一百种突变和一百种完全不同的突变,即使在同一肿瘤内是不同的突变。

因此,到处都有突变,很明显,不会开发出100种药物来阻断每一个单一的突变,这是一种死胡同的理论。另一件事是,这与遗传学无关,而与遗传学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有关,我们有点忘记了它取决于环境。以肥胖为例,世界卫生组织列出了13种与肥胖有关的癌症,其中包括乳腺癌和结肠直肠癌,分别是仅次于肺癌的第二大癌症和第三大癌症。

布雷特: 这并不意味着肥胖会导致这些癌症。

冯子新: 不,它发挥了作用。

布雷特: 扮演角色,增加可能性,某种程度上,如果患有基因突变并且肥胖,那么局面确实不利。

冯子新: 是的 ,但是现在可以做些什么,如果您有基因突变,那么您将无能为力,因为不会改变它,如果您拥有它,我们对此无能为力。但是可以改变癌细胞所在的环境,因为我们知道它至关重要。一个日本女性从日本到夏威夷和旧金山,尽管遗传完全相同,但乳腺癌的发病率却达到了三倍。

有什么区别呢?区别显然是饮食和乳腺癌细胞所处的环境,因此又一次刺激了乳腺癌细胞生长的因素,在实验室中,答案非常明确,胰岛素正是乳腺癌细胞所需要的。没有胰岛素,不能在培养皿生长乳腺癌细胞。如果拿走胰岛素,癌细胞都会死。如果给大量的胰岛素,癌细胞就会生长,因为营养素的传感路径与生长途径相同。

因此得了乳腺癌细胞,记住肥胖并不是引起癌症的原因,但是在癌细胞存在之后,如果有大量的胰岛素,将刺激癌细胞生长,因此2型糖尿病、高胰岛素血症、高风险的癌症、肥胖症都是,还有其他那些呢?例如AMPK?是什么阻止了AMPK,或是什么影响了AMPK?二甲双胍。

很多研究中的二甲双胍与乳腺癌发生率明显降低有关,就像对AMPK的作用一样,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假设,关于mTOR?这就像是因为它们是三种营养素感应路径一样。好吧,mTOR,可以用雷帕霉素(一种抗癌药)阻断mTOR。

为什么这样?因为阻碍了路径。因此雷帕霉素超级有趣,可以正确阻断mTOR。它是作为一种免疫抑制药物而开发的,与免疫抑制剂有关,免疫抑制剂通常会增加癌症的发病率,而免疫系统当场会破坏癌症。因此,如果服用抑制免疫系统的药物,比如给移植患者服用大量抑制免疫系统的药物,癌症就会疯狂生长,这就是原因

布雷特: 原因是感染。

冯子新: 绝对是感染,但是某种独特的免疫抑制剂中,癌症是下降了,哇喔。

布雷特: 具体的一种就是:雷帕霉素。

冯子新: 对,雷帕霉素是令人着迷的,因为在阻断mTOR,由于在阻断生长路径,因此就没有(癌细胞),这就是为什么它会阻断免疫系统,同时也能阻止癌症,因此它非常针对营养感应生长路径,这是同一回事,,,

布雷特: 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领域,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谈论支持的证据水平。因此,您一直谈论的是机制水平的支持证据,日本妇女移居美国是一种流行病学或观察性研究,所以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饮食,我们知道这是一种饮食中的环境变化,这个非常重要,您所描述的机制当然很有意义。

因此,这一切似乎都很合适,但还没有进行那些可行的人体试验,这可能会使您建议断食对此感到不适。

冯子新: 当然,因为不知道这种作用是什么,如果使用断食减肥,可能会产生有益的作用,但也不能肯定地这样说。另一件事是,我们这是正确的预防措施,这是在说什么,不知道是否要预防,因为不知道是否有人会得病。不能说我们有断食100万女性的大型试验,现在就是这样的事情。

这些试验不存在,所以现在我们谈论治疗,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我不认为有太多数据,但是有一些关于联合疗法的超级有趣的数据。所以说好的饮食不能减少治疗费用,比如认为自己只要断食就不会患乳腺癌,有一些病例报告,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行不通的。

将断食与说化疗相结合以使其变得更好吗?这确实非常令人感兴趣,例如断食可减少化疗的副作用。已经有几篇论文指出,化疗影响分裂最迅速的细胞,因此在人体正常体内,癌细胞的生长速度更快,这就是为什么要针对快速生长的细胞,例如毛囊生长迅速,例如肠道系统中的上皮细胞迅速生长,因此会感到恶心、呕吐和脱发。

例如现在断食48小时,并使这些细胞减慢其生长速度,它们将进入一种更加静止的状态,用大剂量的化疗对其进行重击, 将减少副作用,如果副作用减少了,可以重新进行很多治疗,因为副作用太多,所以可以获得完整的治疗。

也许​​以因为接受最大耐受剂量而获得更高剂量的治疗,然后有一些有趣的数据表明这一点,令人担心的是,癌细胞当然也会进入保护状态,但显然一些初步数据表明,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癌细胞被卡在这种开启模式中,这就是癌细胞处于这种生长模式的全部症结所在。

布雷特: 他们没有正常的反馈回路。。。

冯子新: 是的 。为了预防,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但对于治疗,也许可以将断食结合使用。有人谈论例如将生酮饮食与药物结合将是有益的,因此有人会做这些事情,因此PI3K路径实际上是生长路径,并且有可以阻止它的药物。

他们说如果通过生酮饮食并通过给药降低胰岛素的调节,那会比单独做一个更好吗?这些研究非常有趣,没有很多数据,所以癌症更像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故事,我想您会知道的。这很有趣,但是…

布雷特: 可以肯定地说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显示有希望,也许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中,我们将进行完全不同的讨论,并能肯定的说是证据显示,通过一种或多种方式。

冯子新: 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在预防癌症中可以预防肥胖,可以预防2型糖尿病,很有可能还会预防其他一些疾病。请记住,在与肥胖有关的癌症方面,结直肠癌和乳腺癌是最主要的疾病,它们已被宣布为与肥胖有关的癌症,这样的例子是减肥将减少乳腺癌。

多囊和生育

布雷特: 是的,那当然是有道理的。现在从长寿和癌症过渡到生育,所以您发表了关于PCOS多囊卵巢综合症的演讲,并且您知道自己是肾脏病专家,所以您确实提到过,那么肾脏医生在谈论卵巢又在做什么呢?请画线区分并连接。

冯子新: 是的,我是说,直到几年前开始对待IDM项目合作人纳迪亚之前,我对该病并不十分感兴趣。她是一名教育工作者,所有这些妇女都在怀孕,例如20位妇女中有15位已经怀孕,我就像哇,这真的很有趣,我们一直都知道PCOS多囊卵巢综合征与肥胖有关,以及与胰岛素抵抗和2型糖尿病有关。

这只是我一直在讨论的整个代谢综合症谱系的一部分,但是我并没有真正仔细研究多囊,我对此感兴趣,所以我说好吧,让我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看看生理学的道路,人们为什么要得PCOS多囊。结果已经很好地解决,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将其完全解释出来,是在胰岛素过多的影响下,卵巢实际上开始产生大量的睾丸激素。

当有大量胰岛素时,肝脏会减少性激素结合球蛋白的含量,因此睾丸激素的作用会增强,因为没有太多的球蛋白与之结合,游离睾丸激素的活性更高。因此,会出现所有症状:毛发生长、痤疮、阴蒂增大等典型症状。

布雷特: 还有不孕症。

冯子新: 是的,不孕症来自无排卵周期。如果查看胰岛素,其作用就是引起卵泡停滞。在正常的月经周期中,卵泡正在发育,然后像卵一样弹出,然后变成黄体,渐渐消退的黄体,这是正常的月经周期。如果没有怀孕,那么月经期。

如果胰岛素过多,则会导致卵泡停滞,这意味着卵泡在某个点停止发育,永不排卵,也永不达到要排卵的大小,如果不排卵,那么没有卵子,就无法怀孕。所以这是另一种情况:不孕症。问题是,如果不排卵,就不会变成黄体,然后渐渐消退,这意味着只是重新吸收到体内。

已经停止了卵泡发育,直至卵泡从未消失,因此这些囊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展。这就是多囊的三种标准。胰岛素过多会导致卵泡骤停,从而导致囊肿,胰岛素过多会导致卵泡骤停,从而导致排卵周期,然后胰岛素过多,导致雌激素过多。

整个疾病是一种胰岛素过多的疾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并且在这篇论文中都有介绍。。。所以就是……就像胰岛素过多,然后调低胰岛素一样,这就是重新好转的方式。这是治疗的根本原因。情况是相反,没这样做,而是给药。

布雷特: 给药。

冯子新: 这就像这是2型糖尿病的重复过程。在这里知道了原因并知道了答案。如果胰岛素过高,则必须降低。你打算怎么做?答案是:低碳水饮食、生酮饮食、间歇断食。反而是给药,使用克罗米德,这是一种导致卵巢开始过度分泌的方法,这就不是答案,是不是?

布雷特: 所以从机制上讲完全有道理,现在据我了解,证据水平是低碳水饮食,可以逆转多毛症,毛发的生长,但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证据表明低碳水饮食可以改善生育能力,但有很多传闻证明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您是否认为我们将弥合这一差距,使之成为更常见的治疗方法?

冯子新: 这取决于是否有人对实际情况感兴趣,这是肯定的,这是正确的。这是使用二甲双胍的原因之一,因为将二甲双胍用作一种胰岛素增敏剂,这有点道理,所以我认为至少有一点道理。但是问题是谁在看这个,因为这些低碳水饮食很长时间没有应用,因为都担心饮食中的脂肪。

而且没用间歇断食。当我像六年前开始谈论断食时,就像真的是一个在旷野的寂寞之声。没人,没人研究这些。那么研究将会进行吗?希望如此。我不知道有很多人对此感兴趣,但这就是事实,这是一种医学艺术,而不是医学科学。医学上的一切都归结为风险与回报,如果您使用β受体阻滞剂等药物或支架之类的东西,那么做支架的风险是什么?因为存在风险,因为一切都有风险,所以回报是什么?

如果风险大于回报,那么就不要这样做。如果回报大于风险,则可以继续使用支架,或者使用阿司匹林,或使用β受体阻滞剂,或者其他药物。一天中有16个小时不吃东西有什么风险呢?成本是零,有什么风险?如果超重,几乎没有风险,可以说就没有风险,可以获得的任何回报都是加分的,这就是事实,无需证明。

如果是多囊患者,则不必证明这适用于所有人,只需要证明适用于自己。因此,如果患有2型糖尿病、多囊或其中任一疾病,可以简单地说,去尝试。尝试两个月,因为不会花费任何费用,去进行低碳水饮食,去间歇断食,观察会发生什么。

如果什么都没发生,而且病情像以前一样严重,那么什么也没有失去,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但是如果疾病完全消失了呢?很好,现在做到了所有药物都无法做到的事,事实是花在里面的费用很大。试管婴儿是一笔巨款,每年大约有四十亿美元,所以一些人在做生育治疗和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您去过其中的诊所,真的很不错,看起来像做SPA温泉。

布雷特: 对,这对女性来说也很痛苦,非常不适和困难,可以通过营养改变所有这些。

冯子新: 可能是的,这不仅是进行试管婴儿的不适,这就像想要孩子,就像您想要一个孩子一样,这非常像。。。

布雷特: 这是情感上的代价。

冯子新: 这是巨大的情感代价,时间在流逝,因为人们要结婚,要生孩子。这很有趣,因为我姐姐22岁结婚,24岁生宝宝,她的朋友也一样。

布雷特: 哇,对。

冯子新: 现在人们结婚年龄是35岁,而生育年龄是38岁左右。因此,如果生育年龄在35岁以上,在过去被认为是低生育的年龄。

布雷特: 对,那是高产年龄。

冯子新: 确实,因为生育率大约在20岁左右达到高峰,就像不能在18或20岁时停止怀孕,但在35岁时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浪费时间是因为说必须等待证据,要进行试管婴儿一样,就像为何不做这但可以做那的说法。为什么不能用它呢?只是没有意义,这有点像医学的艺术,因为这不是没有证据证明行之有效,不是,而是……

现在与100年前疾病相比

布雷特: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我们谈论基于证据的医学很多,这对于理解证据的质量非常重要,尤其是面临治疗风险时,尤其如此。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可以让您谈论权衡风险,而收益就是我们为所有工作所做的。

如果风险非常低,如果有潜在的上升空间,那么对证据的需求也会降低,这似乎是其中一种情况。这是一次穿越断食、长寿、癌症、生育的头脑风暴之旅,不是吗?

冯子新: 是的,这是事实,我们要看的是,我在《糖尿病代码》一书中提到,与代谢综合症有关的五种事情:腰围、2型糖尿病、高甘油三酸酯、低HDL和高血压,它们实际上都与高胰岛素血症有关,实际上还有很多,就像代谢综合症和肥胖症有关,我认为从机制上讲,2型糖尿病与高胰岛素血症有关,多囊与高胰岛素血症有关,但在癌症等疾病中,可能不是起因,而是起促进作用。

所谈论的是美国最大的杀手,心脏病、中风、糖尿病、癌症,至少相当于前五名中的四名,所有这些都受到高胰岛素血症的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胰岛素抵抗更好的术语,因为会立即告诉您需要做什么。因此,胰岛素抵抗不会告诉您需要做什么。

布雷特: 好点子。

冯子新: 所以,如果你说我有胰岛素抵抗,人们会说出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然后有很多争论,哦,也许是胰岛素抵抗的高脂肪原因,我不这么认为,但是如果你现在说,问题是高胰岛素血症,那么你说我有太多胰岛素,请降低胰岛素。这很好,如何降低胰岛素似乎很明显。

减少碳水化合物,不要吃东西,作用更强大。因此,只需换个词,就可以使人们更清楚地知道应该做的事,因为医学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看一下死亡原因,那完全是从100年前开始转变,那时谈论的是。。。

布雷特: 创伤,感染。

冯子新: 没错,是的,感染和腹泻,现在就变了,如果您也在研究死亡原因,您最了解前两个,还有其他的。就致死人数而言,心脏病和癌症的规模已无法估量,后面其他的实际上都比这个要低得多。

因此,这些都是将受到代谢综合症影响的疾病,我们也知道癌症像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被认为是遗传病一样,就像将基因置于高生长环境中一样,这是一个高营养的环境,好吧,癌症现在又回到了传统的非洲社会和事物中。他们患癌症的其中很多是病毒性癌症、淋巴瘤等,但是像乳腺癌这样的癌症实际上并不存在。在加拿大的最北端,对爱斯基摩人或现在称为因纽特人实际上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以了解为什么他们对癌症免疫。

布雷特: 免疫?

冯子新: 他们对癌症免疫,除了EBV之外,还患有鼻咽癌和其他,但是他们没有患乳腺癌,也没有患结直肠癌。当然,让他们摆脱了传统的打猎采集生活方式,给他们白面包、菜籽油和糖,突然之间癌症的发病率有所上升。

因此,我们假设癌症是遗传学中的疾病,但并不是因为其中一两种,如果谈论三大癌症,肺癌,显然只是吸烟,让我们忘记这个。接下来的两个是乳腺癌和结直肠癌,前列腺癌排在第四位,实际上很常见,但是由于其增长缓慢且对年轻群体的影响不大,因此并没有杀死那么多人。

因此,我们已经宣布的乳腺癌和结直肠癌是与肥胖有关的癌症,所以就像让我们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疾病实际上可能与胰岛素有关,降低高胰岛素血症状态可能是非常有益的。这样得话,还有什么副作用?

布雷特: 有什么风险。

冯子新: 是的 。

布雷特: 所以,安全完成任务,这就是关键。如果在断食时安全地做低碳水营养,那么安全地做的话,可以带来很大的影响,而副作用很小。

冯子新: 是的,绝对是。

了解更多

布雷特: 好吧,这是一个很棒的总结,并进行了很多讨论,非常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们一点提示,您的下一步目标是什么?人们可以从哪里了解更多有关您的信息?

冯子新: 是的,可以访问我们的网站 idmprogram.com,该网站关于强化饮食管理,并有大量资源,免费资源和有偿资源(如果您需要更多资源)。你可以去推特上,我通常在推特上很活跃。我写了几本书,你知道的。接下来,我正在写一本关于多囊的书,有点像我们现在谈论的内容,而且我在与纳迪亚Nadia合作,也与癌症有关。

现在的谈论不像是如何治愈癌症,因为癌症不会马上发生,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真的非常着迷,因为整个癌症的故事已经完全不同了。从1990年代开始,我们认为癌症只是一堆随机积累的基因突变,我大概在92年进入医学院,直到2010年都被认为是基因突变。

现在关于什么是癌症的整个理论已经完全改变了,现在谈论进化,使用进化生物学,试图了解癌症如何发展,并且正在尝试谈论(关于这方面的真正令人着迷的情之一)癌症为什么发生在体内的每个单个细胞中,就像人体中几乎每个单个的细胞都可能变成癌症一样,这确实很奇怪,而不仅仅是这样。

几乎每一种存在的多细胞动物都可能患上癌症,甚至是最原始的多细胞生物之一的九头蛇也可能患上癌症。因此,癌症不仅仅是人类的疾病,实际上比人类早很多。比我们所知道的要古老得多,实际上可能可以追溯到单细胞性和多细胞性之间的过渡,也就是说,这确实是癌症的迷人故事,并且那是 …

布雷特: 作为贡献者,这几乎可以说是抗胰岛素抵抗,所以我认为 …

冯子新: 肯定要复杂得多。但是,胰岛素抵抗或高胰岛素血症将起到某种促进作用,起到作用,不是引起癌症。

布雷特: 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区别。

冯子新: 如果有癌症,将促进其更快地生长。就是这样,比如日本女性离开日本,如果置于高营养的环境中,一个高生长的环境,让她知道很多面包,胰岛素会上升,然后MTOR上升,她可能会患乳腺癌,突然得乳腺癌,不是问题,再比如因纽特人显然有发展癌症的潜力,但将胰岛素保持在低水平,以至于那些细胞永远无法生长。

冯子新: 环境很重要,但是您让他们知道炸面包,像油炸过的白面包,他们吃这样得东西。现在就提供了高生长环境,现在那些本来不会生长却会生长的细胞开始出现癌症。

因此,我们从一个认为因纽特人对癌症完全免疫的时代开始,这些人永远都不会得癌症,嘿,他们来到这里得了癌症,这是因为环境,而不是遗传。这就是关于癌症的故事,所以这不仅仅涉及断食,实际上我对更深层的故事更感兴趣,这个故事正在发生变化,我不认为现在是结局。

我不认为这是最终的答案,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当我们从这种过渡,从纯遗传学范式过渡到进化生物学范式时,这非常有趣,对我而言,这更令人着迷。

布雷特: 当然, 有趣的结构变化。好吧,非常感谢您提供的所有信息,以及您在网络上所做的所有事情,以及为帮助并促进人们认为胰岛素和环境至关重要的想法所做的一切,非常感谢。

冯子新: 谢谢。

https://www.dietdoctor.com/diet-doctor-podcast-23-dr-jason-fung

· 2020/06/11 18:33